为之诡遇_如何两相激_是为耆艾_穿牛鼻|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仙界修仙 > 正文内容

知 遇写给恩师

来源:为之诡遇网   时间: 2020-09-16

  今生今世只崇拜一个人。不是恣滥不切事理的盲目崇拜:对于名人之名气、地位、头衔、荣誉,成功与掌声,我对这些成功与鲜花的态度向来是漠然置之。唯独对恩师张文堂(之所以不提恩师之头衔,是为了避攀崇之嫌)这样一位文化名人,却只有仰慕二字。

  曾经那样迫切地想了解关于恩师作为名人的一切:日常、处世规则、思维动向……难道人一旦成了名人其身就蒙上了分外神秘的面纱了么?还是自己终究逃不过凡人之于名人的慕倾心理在作怪?无从知道!我只是如此虔诚地崇拜着我的崇拜!

  在恩师的身边永远映照耀着和暖的阳光,响彻着健康的笑声!在恩师身上没有名人的派头,有的是妙语连珠、精辟的见解、用心良苦的淳淳教导。

  恩师您是这样乐观的一个人,您的脸上永远是春风怡漾的——只要好,何处无欢乐?您大概是知道的,最能感染人,因此大家是那么喜欢与您在一起。

  初次见面是您作为中国十大名星记者刚从北京开完大型从书《中国世纪梦》发行研讨会回来,来视察我们作为隶属您管辖的一个文化单位,记得那天我们多么兴奋啊!为了给您接风,他们都在晚宴上唱了好多歌。轮到我时,我便班门弄斧为您献上一首小。很仓促写的并不好。您却那样郑重其事地收下了。庄重的要留作纪念。我当时在想,过了时候就被当成废纸弃掉了,还值得那样庄重的折好装进口袋里吗?虽然有理性在告诉自己:即使是赏识,也还是枉然。自己纵有这个才份只怕也没这个造化,一切枉然。我给自己下了这样的定论。幸运不会来我身边——命中没有莫强求。

  二次见面时,恩师问我可又写诗了没有?记得我当时窘红了脸,当着那么多诗人作家的面,这么郑重其事的问我,真的吗?我写的真可以称得上叫“诗”吗?因为我还未曾从初起的惊异中苏醒:自己随意组合的毫无规则的文字也能被恩师称之为“诗”,一方面我是感动于您的鼓励,而且我知道,作品虽然幼稚可笑,您绝无取笑之意。另一方面,您给予的肯定,足以让我的自信心在瞬间膨涨长成了巨人,在我那溢满喜悦的心里开遍了虚荣的花朵!

  恩师的工作是忙碌的,总是行色匆匆巡回穿梭于各个城市之间,我却因为您的这份鼓励这份赏识,勤奋的写作起来了。随手翻过一本杂志,封面上一个长裙女孩独坐于铺满金色落叶的清水湖畔,那份意境忽然给了我灵感,提笔为图配上一首诗《冬日里的湖畔不会冷》。我只要一想到您,灵感就有了。

  盼您来潍的日子就象盼过节日那样的迫切,见到您总是等不及让您喝口水就赶快呈上我的新作。诚然我写作的目的是给您看,并没有想发表的半点念头。只求得您赏识,接收了您的夸奖,那种心情简直亮丽得可以,如同碧空一片,万里之内再也寻不见半丝云彩。

  与恩师共处的时光是短暂而又快乐的,我总能感觉到您作为一个成功人士的身边围绕着都是吉祥如意的光环,事业上是春风得意,生活上也该是诸事如意吧?

  晚宴上您点了一支歌,说:“做记者的更是一个高级流浪者,我来一首《四季流浪》吧!”

  真没看出您还是一位如此高雅的歌者!在您平日不曾现的沉郁和凄惋的音调里,我理解了您身处繁华似锦的境地里其实也拥有一颗孤独的心!听起来您的嗓音那样,已经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心灵!我笨手笨脚地为您削了一个苹果,让别人见笑道:“看你不象削苹果,倒象切大萝卜似的。”我无言以对,听着代表您心声的歌,心中很乱似的。您甘肃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接过苹果笑着向我道谢,我也笑了——还多谢呢,整个苹果已被削成奇形怪状的不象样子,您还能如此领略得了我的“”。

  您总邀请我共进晚餐,我筹躇再三:您是上层社会领导者的上宾,您是当今文坛令人瞩目的天才,您是众人崇拜仰慕的目标。有多少人在仰望您,仰望着您的才华与成功。我不能去,那是与我无关的一种环境。自己只是一只小小鸟,偶尔飞来泊在一棵苍劲翠柏,在您的树梢稍作停留并唱过一支清越的歌。

  我谢绝了您的邀请:“不必了吧?您看有这个必要吗?”

  您是那样诚恳有耐心地告诉我:“很有必要!”

  一个凌然傲世的女孩子,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光辉与温暖呢?一份真诚,一份理解,一份知遇,一份赏识,由一位名人赠与一位凡人,这是何等珍贵的礼物啊!我能给您什么呢?除去一个女孩子的幻想,工作中的失意,还有什么?如果说有过欢乐,那份欢乐也是恩师给我带来的。面对您的盛情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是知遇之恩,何以相报?

  我却不曾料到餐桌上会出现一条正在受难的生命——这一道菜美其名曰:糖醋活鱼。我登时看得心惊肉跳,触目惊心。别人却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一个人表示震惊,这难道仅是我这人没见过大世面而表现出的寒伧么?看着这条被分割成块状的红鲤,它还在盘子里顽强的呼吸呢!它的嘴里被插上一支香烟,随着鱼嘴的一张一合,袅袅烟圈就飘散到每个人的面前来了。

  有人兴奋的大笑,问我:“怎么样?”我不禁脸色惨白,虚汗如注,几乎要坐不住了,天哪!简直是太惨忍了,太不忍睹了!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比目睹一个生灵受难而更的事情吗?而我却无能为力。只有借故离席,找了个地方抚静自己狂跳的心脏。刚才一定太失态而花容失色了。也许他们会笑我小家子气吧?然而我委实欣赏不了如此惨酷的快乐!

  等我平定了许久再回到桌上的时候,别人让我吃饭只推说头痛不吃。此刻面对受难不赦的生灵,我哪里还会吃得下?

  这时我才发现恩师您正静静地坐着,用一只手撑着头,一直沉默。好象并没有参与围绕活鱼取乐,又有人提议唱支歌祝兴,接着就有人响应——亏她还能唱得出来。还搏得了满堂喝彩。不,除了我,您也正在以手托面,作凝神沉思状。我发现您这样坐着已经很久了。

  您怎么了?同席一位张大姐悄悄对我说:“张站长今天不知为什么不高兴,好象从一端上那条活鱼来他脸色就变了,而他们还在给鱼倒酒让它喝,还让它抽烟——本来那条鱼已经够难受的了!”

  真是这样吗?多谢你,张大姐!多谢你,张站长!从我心底忽然涌上一股暖流,温暖得自己好想流泪。我也知道,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们大都感情细腻,也许我是涵性不足难掩自己内心人性中的同情弱小的、善良的心态而失态,然而作为一名文化名人,在区区小事细节上是这样不落俗套,如此注重感情,又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

  我简直有一种直觉,那就是您刚才肯定是在凭吊一条无辜受害的生灵!这种只有细心敏感女孩子才有的姿态,一个名人伟大的灵魂也同样会有,我真的是有那种天涯何处觅知音的感觉。

  忽然有一天,办公室里有人问:“张站长呢?”刘高琦回答说,小韩病了,回老家看病去了,张站长不放心,去看她了。这个消息很是让我震惊了好一会儿,我知道,您的工作是繁忙的,您总是肩负着那样多的重负,却又始终微笑面对,您肩上的重量并不轻松,却还要有暇顾及全国有几家可以治疗癫痫病医院?一为普通下属的健康。面对这样一份爱心,我在一旁都深为感动,您不搭一点架子,您是这样一位平民化的名人。

  人在特定的环境下特定的那种心情,在当时是何等的强烈,而一旦时过境迁,连自己都不会相信一切所为。

  本来那是一场关于陈主任个人的一场纠纷,人家闹到单位来了。我们一行人一起走回办公室的时候,有几个人早就等候在那里了。其实内中由情除了陈主任自己明白,其他人谁也不明就里。他们单找陈主任一人算帐,别人一看都知趣地走开了。若是在平时,别说斗殴打架,就是看见吵嘴的我也会躲得远远的。可在这里,我看见张站长挺身而出,象一个维护人间正道的战士,那样凛然不可侵犯的、丝毫也不畏惧的、那样勇敢地站了出来,义正词严地与他们交涉,就象高风亮节的民族英雄一样有气概,我当时一个念头就是我与张站长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决不能让张站长吃亏,我便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尽我一个弱女子的力量来保护恩师的安全!然而他们并不识相,恶语攻击:“让开,别挡住我们杀人放血!”态度穷凶极恶,要吃人的样子。

  我完全佩服您的沉着冷静,临危不惧。我当时一定是受了您的感染了,所以才有一股豪气冲天,正义凛然。看他们当时那狂暴的样子,打人是极有可能的。自己的自不量力想起都有点后怕。但却绝对没有后悔,在冲上前去的那一瞬间,是任何顾虑都没有的,只为保护您的安全。简直把自己当成是正义的化身了。

  下班后,我对您说再见,您问我回哪里?是回家吗?我答不是,是回住所。您关心的问不远吗?没事吗?我说没事的,您放心吧!您又与我握手道别,同时对别人夸我:“你们看她长得这样文静漂亮,还会写诗,今天下午表现得怎么勇敢。”

  我惭愧的说哪里哪里,张站长您过奖了。再见吧张站长!

  完全没有想到我被您夸成一个英雄,其实我心目中的英雄是您哪。回去的时候,心情莫名言状的兴奋着。

  兴奋的心情没有维持多久又爆发了一场“战争”:那天晚上,我是无辜的——在场的人都可以看得很清楚,起因是这样的,本来是陈主任请客,我在他这一桌,隔壁张大姐请客,其中大概有陈主任的死党,我并不知道原由。张大姐请我过去坐坐,她一直对我关爱有加,我就没推辞。反正在我回来之后,陈主任忽然对我侧目,我敏感的意识到,可能他把我当成叛变的嫌疑了,其实我才看不惯他们这种明争暗斗的做派呢!可是他怀疑到我的头上来,我岂能蒙受这种不白之冤?为谁当替罪羊?我才不吃这套呢!未免欺人太甚了吧?面对陈的指责,我简直按捺不住心头怒火,一摔袖子就要走人。不行,临走也得闹他个痛快。陈见我回头又爆跳如雷:“让她走!别拦着。”

  我回头指着他:“陈某某!”

  他大怒:“陈某某是你叫的吗?”

  我蔑视道:“你陈某某是什么东西?主任?你不配!我今天离开这里,明天见了你瞅一眼我都嫌恶心!地痞!无赖!”

  我看见我的对手象疯狂的豹子一样愤怒、狂暴,我并没有恐惧,只是感到痛快淋漓地发泄出我的满腔怒火。真是大快人心的事情!

  在坐的都纷纷劝解:“算了,陈主任喝多了,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可我凭什么要蒙受不白之冤?您与宋站长都起来安慰我,此时关着泪水的闸门才彻底决�v,汹涌而出一泻千里,我好委屈啊!虽然大家都为我主持公道,可是“我绝不需要任何怜悯。”我倔强地说。是您张站长为我四川癫痫病医院的选择试泪,您说不是怜悯,要不跟我们干吧,带你去北京,到那时,你回来可就成了陈主任的上司了!快别哭了。

  我说,我最欣赏的一句话就是君子坦荡荡,我只想寻找那么一方净土一方晴空,宋站长,张站长,为什么生活对我这样不公平?我哭得好不伤心!

  宋站长劝慰道:“你要坚强的面对生活,现实中的净土是没有的。”

  张站长是您为我擦去腮边的泪水,我象面对着亲人一样诉说着,关于我的个性、我的追求、我的人生观、我的理想与失败……您只是静静的倾听着,耐心的安慰着我。您也对我讲了许多,关于您成功背后那许多的艰辛、现实生活中种种压力,我一一听着,一一记住。我知道,只要这世上有一个人能理解我,再多的泪也没有白流,您掏出餐巾纸为我试泪,启发我,开导我,就象哄一个小孩子:生活中不顺是难免的,碰到什么事都要多加包容。

  “可是,”我对您说:“豁达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吗?面对恶意的伤害,一个女孩子怎能做到包容?豁达不是女孩子所能具备的。”您点头表示多少赞同和理解,真叫我又悲又喜:在同一个圈子里,就有那么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一种企图肆意地伤害一个无辜的心灵,可毕竟还有一种人在为我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哪怕只有只言片语,已足够了!真是人生难得一知己啊!

  第二天,我雄纠纠地去辞职。真是太可笑了,还用得着他来辞退我吗?职,我已经决定辞了,开弓没有口头箭。

  可是却完全是另一种场面,这又是谁在导演的哪一出戏啊?由陈主任向我道歉,这一招我倒是没有料到,很让我措手不及应付,所有的人都那样诚恳的劝说,我却硬撑着不给面子。您与宋站长都证实说昨天晚上陈主任就要找我道歉,打电话却没打通。我是相信张站长是不会说谎的。可是这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委实让我不大能接受:实在是区区小事,我一个小员工,如此劳师动众,可不大敢当。至于陈主任本人,其道歉态度是相当诚恳的了,一再强调我的无辜,承认酒后冒犯,请求我给个面子原谅他。我说原谅二字是不敢当,道歉我也无所谓,因为我是来辞职的。

  您一看我还是这么僵,就诚恳地对我说起我的作品,说昨天晚上看了我写的作品,看到两点多,通过作品已对我这个人有了相当了解,他们都竭力赞扬我的文才,您说他们都很佩服我做人的原则。“真的我们都很佩服你。”您最后说。

  面对这样的赞誉,面对陈主任垂首道歉态度之诚恳:“你陈大哥我与你嫂子吵架也没费这么大劲道歉——”他一直伸着手在等着我,我却不动。您与宋站长都说:“这么多人,你给个面子吧!”终于,我伸出了双手,与陈主任握过,大家都报以热烈的掌声。我内心还是有一丝委屈与不情愿:面子今天是挣足了,不过也太便宜了他——要不是看在张站长的份上,哼!

  您见我还紧绷着脸就瞅着我逗我开心:“哟!今天怎么打扮得这样漂亮?”

  我终于忍俊不禁:“我是特意打扮漂亮一些,因为我是来辞职的,最后一面了,总得给大家留下个好印象。”一家人都哄堂大笑了,气氛顿时融洽了许多。

  中午陈主任请客,要“庆贺”一下。消除了隔阂,大家都格外兴奋,席间气氛非常热闹。

  我首先举杯道:“这杯酒我敬大家一共有三层意思,一是敬陈主任 ,我们握手言和,冰释前嫌。我年轻气盛,还望陈主任多加包涵;二是敬宋站长与各位领导对我的关照深表谢意。三是敬张站长知遇之恩,无以相报。小孩抽搐是什么毛病请大家干了这一杯吧?”大家都说好。我老乡姚鸿礼却说我,你这省事了,一杯酒敬了一圈全敬完了。我得意地一笑,张站长不会见怪吧?我向来是不拘小节的。

  席间气氛很好,人们正谈得热闹。我坐在张站长身边,静静的听您说话。我记住了您对我讲的一句“有势用势,无势造势。”您还给我讲了许多处世的话题,举了许多例子。都是肺腑之言,金玉良言。我深深理解您的用心良苦,一一记在心里。

  您问我穿的这件皮衣多少钱,我随口答道:“是革的,西装革履嘛。”众人哈哈大笑。您笑着指指我的脚——我当然明白您的意思,也指着脚想说知道却笑得说不出来。恰好刘高琦为我解了围:“革领。你们没听明白,领子是革的,这是人家小高的新发明词,还没申请专利。”大家笑的更厉害了。

  恩师您要回济了,您总是这样来去匆匆匆匆远行。临别,我鼓足勇气呈上自己的一篇新作:《祭我心中的美人鱼》,请张站长“斧正”。您是那么庄重的接过,说长途中又有一份“精神快餐”了。

  您是那么信任我,真教我感到惭愧。其实我本意不在投稿发表,而太在意于您的赏识。对于一个人来讲,还有什么比信任比赏识更难得的吗?

  恩师虽然离开了这里,但您完美的形象还有关于您的记忆都将成为我记忆中的瑰宝。永远留在我心中。关于您留给我的纪念品,只有一张名片。那是有一次您发名片时,我举手表决说我抗议,您立刻微笑着递给我一张。还有一张是您在北京开全国十佳明星记者会登台领奖时的照片。

  虽然恩师离开了我们,但一颗狂热崇拜您的心却在无比虔诚的永远您!

  偶尔忆起曾经的一段辉煌——与恩师相识那段时光,会使自己如在雾海中航行遥望灯塔之光一样就有了点点希望与慰籍。好几次都鼓不起勇气拨您的电话号码——如今我是这样的无为与落魄。我在不能在我孤独的世界里呼吸我从前的思想,也不能在泥泞的时候再会拥有知遇的阳光,再也感觉不到遥远的您曾经给予我有力量的影响。纵然我心中还是存留着您给予过的生活的希望,然而我却不能让我的不如意连累了您爽皑的胸襟!

  猎猎红尘中蓦然回首,再也寻不到与我同行自己从前的影子,孤独的心总是想起您,想起您给我的理解,给我的安慰,给我的力量,给我的影响,最远的您成了我最近的维系!

  恩师,您如今过得好吗?在历经生活沧桑过后,我格外珍惜风流云散的友谊,而今生今世仍能倾听我心声的人实在不多,仍惟有恩师吧?忆起从前诸多往事,如同大观园中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致,转眼间都成了梦。

  从与恩师相是识,便觉此生无撼。如今少了恩师消息,顿觉此生过得不乐。我是个念旧的人,与恩师共度的昔日时光,“如洁白的寒鹭,三两时间飞来歇在我心中泥泞的枯塘之岸,有时漫涉到将干未干的水的中央,还能使那平面随着您的步履起些微谰,”的时候还会有您的影子。

  电话里听不出与以往的您有什么不同,听起来依然亲切如昔,只是广漠的时空象横绝的荒原隔阻了您的消息——终于听到了您的声音,竟有着恍如隔世般的喜悦与怅然了!

  恩师,您好吗?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