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之诡遇_如何两相激_是为耆艾_穿牛鼻|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魔欲风流 > 正文内容

朱令的四十五年读后感10篇_故事

来源:为之诡遇网   时间: 2020-10-16

  《朱令的四十五年》是一本由李佳佳著作,春山出版公司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NTD350,页数:256,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朱令的四十五年》读后感(一):「现代中国社会现形记」

  读完佳佳的「朱令」调查报告,几天以来一直心有余悸,在楼道的时候不自觉总觉得角落有什么东西。明明只是一个社会事件的新闻调查,却在我心里留下了看了一个恐怖故事的阴影。记得读的时候从午夜11点一口气读到了凌晨6点,中间几次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得躲避照片这种太过视觉震撼的东西。在我看来,这个调查是可以拿普利策的,尽管里面有一丁点感性的描述,但这一点感性是恰到好处的。「现代中国社会现形记」虽然故事发生的时候我才只有一岁,但是这种故事每天都在上演,那种无力感和恐惧感是非常切肤的。如今不还是一样,寻不到真相,社会失去了一次又一次自我完善的机会。高以翔去世这种新闻竟然也会有人评论,“谁叫他去参加综艺”这种幸灾乐祸又事不关己的话,却不知你自己也在被工作压迫,有些人还真就活成了被人卖了还在替别人数钱却不自知。当社会群体和个人没有了反思的能力,那这个社会就算是涂尔干的理论也无法阻止它走向灭亡吧,何来自我进化呢?有时候会想,既然每种人在社会里都有功能在,那坏蛋扮演的角色仅仅是为人们重申道德律和维持社会总体生态平衡吗?如果社会不断掩盖太多的创口那最后会走向什么?好在还有一些人在「注视暗夜星空」。

  《朱令的四十五年》读后感(二):迟到52天,最终回归原点的铊中毒诊断

  一口气把书读完了。尽管从前陆续读了一些朱令案的相关报道,不过对于朱令确诊铊中毒的曲折内情是头一回了解。病情恶化,病因无解,一等一的机构告诉你,“排除铊中毒”,且不具任何后续探讨的缝隙。答案持续涌来,却又始终挂不上号。最终得以确诊依赖的关键性证据,是出自偶然,以及个体不惧风险的善意。

  3月9日,医生高度怀疑铊中毒,然而清华明确地否认了毒源和接触史:化学系无铊,朱令无法接触。因此医院未作铊中毒的检测,直接排除了铊中毒。之后,贝志诚把朱令病历发往世界各地,上百封邮件认为是铊中毒,不断收到请求检测铊的邮件,贝与朱令家属尝试与医院沟通,医院无动作,拒接他们整理的,怀疑是铊中毒的资料信件。驻华大使馆医务官提出取样拿到香港,日本化验,遭拒;加州大学医学生提出远程医疗,遭拒。

  4月5日,由于《北京青年报》的报道,铊专家陈震阳得知了朱令的情况,怀疑是铊中毒,他告知自己单位领导,希望与协和沟通,领导告诉他,全市专家已经开会讨论,协和已经排除了铊中毒可能。4月27日,朱令妈妈的同事告知了朱令家属陈震阳的电话号码,朱令家属与陈震阳联系上,陈接受请求并开始检测。出具确认铊中毒的报告,陈是自己担责,事后也顶住了种种压力。

  距离最初高度怀疑铊中毒,到排除,确诊,一共经历了52天,朱令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月。

  《朱令的四十五年》读后感(三):当所有可能改变的节点,都朝坏的方向发展时

  从2013年起关注朱令案,当然我也同大多数网友一样,关注得断断续续的,突然想起来的时候去微博“帮助朱令”看看更新的并不频繁的她的近况,或搜一些其实已经看过的视频和文章。这一次又引起我的关注是因为看了公众号“没药花园”的六篇长文,随之顺蔓发现了这本书。

  这本书今年刚在台湾出版,目前还没有大陆的版本。相对于我多年来看过的各种相关视频、文章、新闻,这本书的信息量最全,是朱令父母授权,并且作者亲自采访了很多当事人。

  这本书相对来说比较客观,基本上只写事实。对至今仍旧是谜的案情本身没有过多推测,倒是对明确发生的例如协和医院就诊之路、同公安的拉锯战之类的描写得很详细。

  从中间开始我就读得很焦灼,这个案件真是在所有有可能改变的节点,都往坏的那一边发展了。

  如果第一次投毒后,她没有那么要强,在家多休息一短时间;如果她父母并没有那么尊重女儿选择,强制让她继续住院;如果二次中毒后,协和医院在最初怀疑铊中毒后,做进一步铊含量检验,而不是听清华说没有接触史就找其他方向;那么,朱令虽被凶手残酷投毒多次,她仍然有可能慢慢恢复健康,不至于被后遗症折磨,导致智力退减、双目近乎失明、高度瘫痪。

  如果明确是有人对朱令投毒铊而报警之后,清华能第一时间封锁犯罪现场,并能对报案信息保密不透露给朱令的同班同学,那怎么样治疗癫痫病么朱令生活用品的盗窃案就不会发生,物证就能够保留,真相或许在民众压力下能早日解开。

  然而以上的所有如果都没有发生,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看不到的力量在左右。一个非凡超群的女生的人生被完全改变了,谁都知道的唯一的嫌疑人却永远无法受到法律的制裁。

  老实说,对于作者的写作方式不是特别喜欢,阅读体验一般。但是,真的需要这样一本书,让这个事件不会被遗忘。

  《朱令的四十五年》读后感(四):看完作者客观地描述整个事件和后面的故事之后,我有了哪些思考

  时至今日,我敢大胆地断言,但凡是医院、大学、高中等大型机构,对待类似这种事的态度都还一样,尽快息事宁人,避免相关机构的高层给更上级领导留下办事不利的印象。诚然,善良需要勇气,有时候还是要付出代价。但总觉得,尽管为了自己明哲保身的前提下,你能做的这一丢丢,就这一丢丢也是有极大地自我发挥空间的,这个发挥 —— 就是你们善良的表现。

  与此对应的,更多奋不顾身的人。他们是英雄,但真的面对面告诉他们,“你是英雄!”。我猜测,他们很多回答的会是,“我觉得自己应该要站出来,为这个清华女孩/初高中同学/隔壁的校友/同学的同学/校友/同班同学 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同情心?同理心嘛?慈悲之心?都是。

  孙维、王琪、金亚三位同学,现在过得怎么样?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们目前只是嫌疑人,并不是罪犯,窗户纸须警方来捅破;虽然,她们一般不敢回国,不敢回家乡。不过现在她们是否有些其它思考呢?

  协和医院,还差朱令与其家庭一个道歉;我知道虽然是牵涉到的是几个医生,但毕竟协和医院是法人;就算道歉了,而我们普通老百姓 and 协和人「 简称:协和医院的所有人 」会依然觉得,协和依然是我国最牛逼的医院,甚至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医院,但多了一份世人的敬意。从此,1、有些协和人,看病执医,更加谦逊;2、每次朱令事件回归大众视野中时,心里不再有疙瘩,不会避而不谈,而是更加平静地看待这件事,提醒自己,更加谦逊地看病执医,研究学问。

  清华呢?希望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不是仅仅用在开学和毕业典礼、演讲上,清华人真的相信它,努力做到,并捍卫它。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更多个十年之后,当我的国家变得更加民主开放、老百姓的生活更好、依法治国更严格,我期待,将永远乐观地期待正义的到来,而且一定会到来,即使有时候正义会迟到一会儿!

  - 一辈子很长,也很短;即使面对自己熟悉的领域,我都不要太自负,不要太自负,不要太自负;对医学、生物、化学、计算机和数学等学科或其子类,很多疑问、猜测和假设、猜想都可以,大胆地去实验和试验,以实验结果服人,而不是凭借自己的title、经验和逻辑,某些事物的特征,而自负地否认掉;

  - 相信爱,心存爱,坚信爱;

  - 有时候,当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self出现时,我希望自己有勇气,站出来,做一些什么;勇敢的人,因为某些正确的理念,敢为了别人做些事,不惜抵抗组织or机构or全世界,就仅凭借这一两点,你这辈子也不会活得太差。

  祝愿朱令能慢慢恢复,随着科技的进步,对其有所改变;望朱令父母百年之后,朱令依然可以得到更好的医护;

  祝福事件中帮助过朱令的人,家人平安,多一份来自上天的眷顾;

  祝福中国,依法治国贯彻更加彻底;

  《朱令的四十五年》读后感(五):朱令案 在中国式悲剧中看见自己

  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2010级硕士研究生黄洋,经抢救无效,于当天下午3点23分在上海中山医院去世。

  不必再说他的家庭有多贫寒 ,不必再说他的为人有多优秀,不必再说他如何刻苦努力,不必再说他的未来会有多美好。失去了肉体的依托,这一切不过是残存于脑海中的一点点回忆。而沉默的谋杀者,在他有限的生命里,是在享受得手后的喜悦还是饱受内心残存善念的煎熬?我们不得而知。

  斯人逝去,令人心痛。但黄洋何尝不是幸运的。

  同样幸运的,还有16年前北京大学的江林和陆晨光。因为疏远,江林被投毒。而陆晨光仅仅是毒性的试验品。两人因为同窗的悔悟而重获生命并恢复健康。甚至投毒者王小龙也是幸运的。他用光明远大的前途和十年的光阴,把心中刚刚开启的地狱之门亲手关闭。更令人感慨的是,在送江林去医院的车上,王小龙承认自己下毒且有解药,一切法律儿童癫痫的治疗后果由他负责。江林却说,如果有解药,就说是自己不小心误食的。在中日友好医院,江林告诉医生他误食了铊毒,但医院仍要做常规检查。焦急的王小龙向医生询问有没有普鲁士蓝,并当即承认是他下毒,让医院赶紧解毒。(详见http://bbs.tianya.cn/post-free-448159-1.shtml)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上苍眷顾。同样的毒,到了不同的人手里产生了不同的结果。

  1994年,清华大学化学系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专业物化2班学生朱令被同居一室的同学投毒。这个自小学习钢琴和古琴,后又自学中阮的清华大学民乐队主力队员,面容姣好的北京市游泳二级运动员,由于铊中毒损伤的不可逆转性,智力、视觉、肌体和语言功能彻底被摧毁,全身瘫痪、100%伤残、大脑迟钝如儿童, 生活无法自理 。而唯一的犯罪嫌疑人,改名后远走异国,至今逍遥法外。

  查阅资料后得知:铊毒进入人体后,铊离子会侵害整个神经系统。在神经系统中承担传导各种感受的钾离子会被铊离子置换出去,直至铊离子完全侵占神经系统,承担传导作用。而铊离子只传导一个感觉:无法抑制的疼痛。更令人发指的是,在朱令第一次住院有所好转回到学校后,又被人二次投毒。多大的仇恨才能让一个人做出如此疯狂的选择。多么黑暗的内心才能让她如此折磨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同学,直至把她的人生完全摧毁。(详见http://www.baike.com/wiki/%E6%9C%B1%E4%BB%A4)

  相对于欧美范的持枪扫射,本土的知识分子投毒颇显古人所谓“情贵在于隐”的真谛,当然也更令人胆寒。同样是杀人,前者更多的是提醒人们对于公共安全的关注。而后者,它直接摧毁的是人们对于人性之中善的坚持,对一切产生怀疑。我们可以谩骂教育部长,怀疑我们的教育制度,何以投资巨大,而培育出一群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一个个内心扭曲的罪犯?然而当你意识到他们也不过是个执行者,不过是危难时的挡箭牌时,又会作何感想?学校不过是在你脑子里塞满追求财富名利与个人至上念头的一个机构。“他们”需要的是工具,并不是具有独立人格和思考的“人”。落实到“朱令案”,嫌疑人和所有优越的女生一样自视甚高,而显赫的家世又使这种感觉被无限放大。在一个需要自我教育的国度里,王小龙被自己的善拯救,内心的嫉妒则让她最终走向了恶的一面。

  时至今日,朱令事件也未能走上诉讼程序,而诉讼期限即将到来。幕后无边的黑暗让人感到窒息和悲哀。所以黄洋是幸运的,他的同学并不是官宦之后。否则作为旁观者,也许我们连消息都无从得知。我们也是幸运的,还没有遭遇如此劫难。但佛陀告诉我们:世事无常。我们只能向上苍祈祷:身处在这神奇的国度,让这劫难来得更晚一些吧!

  《朱令的四十五年》读后感(六):“帮助朱令就是帮助我们自己”

  应该是14年后,出于猎奇心理偶然关注中国三大悬案的时候,接触了朱令案。当时内心非常气愤震惊,为朱令的悲惨遭遇难过很久。天涯相关的帖子有不少,但没法追完,看得愈多,内心发抖得愈厉害,对世界的怀疑和害怕就更深。依稀记得当时在微博上搜索朱令,缅怀的人并不多,围观留言的人也寥寥无几。

  事实上之后我有没有再关注此案,已经忘记了。但如果有,每一次再看,内心依然深深无助和绝望。

  再后来,以为永远破不了的白银案破了。DNA真的是一个好东西。那段日子,另外两个案子又被提及。

  此前我并没有经常看微博的习惯。但今年11.24,我知道很多人会上微博讨论,不仅是香港区选的日子,同时知道原来是朱令的生日。朱令已经46岁了。随后没药花园写的关于朱令案的系列文章在网上掀起小波浪,紧接着在终结篇写后不到两天时间内被删贴:”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而在知乎,”朱令“成为一个违禁词。

  同时,在@帮助朱令 的微博帐号里我了解了李佳佳写的此书,我想我一定要读这本由朱令最亲近的人口述的事件经过。

  当我读到由李志德写的推荐序”李佳佳是《端》经常合作的特约作者“时,我内心欣喜。作为此媒体不连续的读者,我相信《端》报道作者的叙述能力和职业操守。我想会看见不一样的真实阐述。

  很可惜的是,序里描述的网络环境,我恰巧没碰上。但我们总有办法找到通道,即便需要花费一些内耗。我为什么要读这本书,因为它珍贵,不是随处可买可读的书籍杂志,它本身的出版,是经过很大努力的。

  我们早已习惯了读从左往右的简体文字,如同文字改革前的人们无法想象今天我们的阅读习惯。但习惯真的是好事吗?我想当你吃力地读这本自上而安阳癫痫病的医院治疗好下排列的繁体书,自然会有答案。

  不能错过自序中李佳佳如是说:

  十七岁那年,不谙世事的我以为《盗墓笔记》已经是能最接近黑暗的读物,但那之后的每一年,我听到的、读到的、看到的事情一次一次刷新我的认知观念,我害怕紧张恐惧这个世界,这个疯狂的世界。我永远无法想象自己从坠入的网里脱离开来,就像“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即使我受的直接伤害比起他人是那么少,但危机感恐惧感压迫感从来没有远离我,甚至让我时常觉得浸泡在绝望的大海里。对,必须间歇性呼吸,否则很快会死去吧。

  而今日所看的

  好像一只大钟在撞击我的心房,没想到身体在极端情况下久驻,竟能自己复苏保持清醒正常状态。异态变成常态,求生欲和坚持极其重要。

  看到这里会有一股血往上冲,可笑的是正是协和的拖延傲慢,让朱令错过最近治疗时期,留下了终身后遗症。协和就不会有错误吗?!协和就不能听取外国同行的建议吗?!

  看到这里我没忍住眼泪。太难受了。其中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找到铊,为何得直到朱令生命接近陨落才在父母的坚持下找到这个毒物?

  也许有人觉得众生皆苦,每个人的活法上苍早有安排。面对不公,面对强权,发声如蚊子的我们不如忍气吞声,熬下去,慢慢地,衰老。没错,活着本身是一种凄厉的生命反击,但在衰老之前,我们总能找到办法”放大你的声音“,即便是万分之一的希望和途径,都是对”安排“的抗争。我们还能阅读,传播,讨论,呐喊,为什么不呢?比真相缺席更加可怕的,是对真相缺席这件事情的漠视和遗忘。趁着还能读的时候,请读读此书吧。

  .S: 给朱令捐款渠道:中国银行 [北京方庄支行] 6216-6101-0000-9054-160 朱明新(朱令母亲)。 支付宝和PayPal都是:[email protected],认证身份为朱明新。微博@帮助朱令不定期公布支付宝和PayPal细目。

  《朱令的四十五年》读后感(七):自序:帮助朱令就是帮助我们自己

  今年11月24日是朱令46岁的生日。此时此刻,知道朱令已经十多年,接受朱阿姨吴叔叔的委托开始采访写作记录她的故事也已经两年多,终于要成书了。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期间心事重重,噩梦连连,常常就把自己代入了朱令和她的家庭,要时时刻刻注意抽离,与抑郁倾向斗争。今天,历时两年多的写作,《朱令的四十五年》这本书繁体中文版出版了,作为我送给她最好的礼物。以下是自序。

  自序

  第一次听说“朱令”这个名字是在2006年。当时的我还是复旦的学生,每天穿梭于宿舍、图书馆和南京西路的实习单位,早出晚归,疲惫不堪。从象牙塔初涉社会的好奇、期待与焦虑、失望交织,一切都是新鲜的。

  那是一个社交网络尚未出现的时代,高校BBS是我们获取信息、流连忘返的地方。我在日月光华站点第一次看到十年前一个韶华盛极的清华女生身上发生的悲剧——她原本万千宠爱于一身,父慈母爱,开朗乐天;她从小到大出类拔萃,卓尔不群,聪慧博学,多才多艺;她更是女孩子们都羡慕的那种姑娘,身形修长,面容清秀,从音乐到运动,从英文到化学,都信手拈来,样样精通。她从小学到高中一路是重点学校里耀眼的学霸,弹奏古琴和钢琴,还是游泳和田径运动员。到了荷塘月色、菁英荟萃的清华园,她依然是民乐队的台柱子,班级里不必死读书便能考出不错成绩的优等生。如果后来的事情没有发生,她应该早已出国深造,成为一名颇有成果的科学家,大概还有着幸福的家庭和其乐融融的生活。

  然而,在21岁那一年,命运的眷顾戛然而止。她神秘地“病倒”了,深度昏迷将近半年,中国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会诊救治却束手无策。她的高中同学们无法接受一个曾经青春美好灿烂炫目的女孩就这样不明不白离去,想到使用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还是新鲜事物的互联网向世界求助。很快得到了雪片一般的回复,全球各地的医生们众口一词地提到了同一个元素——铊。

  这是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金属。无色无味,极易溶于水,含有剧毒。人体的中毒症状即使只是阅读文献都会令人不安:肢体剧痛,大量脱发,视力全盲,对于大脑、神经与内脏的伤害更是难以想象。在朱令所在的中国最好的大学——清华大学几次三番断然否认她有可能接触到铊之后,在收治朱令的中国最好的医院——协和医院不由分说轻率排除铊中毒可能之后,这个彼时21岁的姑娘错过了被救治的最佳时机,她和她所在的家庭的命运就此被改写了。

  当终于历经波折被正确检测和确诊,医生们终于采取对症治疗把吞噬她的肌体、美丽癫痫治疗全国好医院在哪里与智慧的毒素排除的时候,距离她最早出现中毒症状,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她的生命得以保存,却永远丧失了曾经的灵动和美好,双眼全盲,下肢瘫痪,语言能力几乎不复存在,智力只剩下几岁孩童的水平。

  而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铊是一种极为罕见的金属元素,在二十几年前的中国,了解它的毒性,熟悉它的作用,能接触到它的人寥寥可数。“没有人会用它自杀,痛苦的太厉害”,为朱令化验检测确定铊中毒的毒物专家陈震阳这样说,“这只能是他杀”。也就是说,朱令,是被人投毒的。

  从1995年到2019年,四分之一个世纪里,朱令的父母,一对最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开始了他们坚毅、淡然、隐忍而又不屈的陪伴,陪伴女儿生活,陪伴女儿经历时好时坏的健康,陪伴女儿度过一次又一次时代和技术的发展带来的网络关注,陪伴女儿永不放弃地期待真相和公义的来临。他们有着民国时期出生,新中国成长,文革前老一代大学生的那一代中国知识分子身上所有的特质,被时代洪流一次次裹挟,不怨天尤人,也不激烈抗争,不卑不亢,保有尊严,平和温良,从不放弃。

  我至今记得自己在13年前那个夜晚看到朱令的故事时所受到的震动,屏幕上朱令中毒前的照片明眸善睐,笑颜如花。而被铊毒伤害之后,她变得目光呆滞,身躯笨拙,所有生活起居都需要日渐年迈的父母亲手照顾。我看着她在ICU由于疼痛而睁圆双眼的照片就会不由自主代入,想象她的痛苦,伤感她的不幸,佩服她的坚强和生命力。多年后的这个春天我在北京和83岁的陈震阳先生交谈,他说起铊毒最大的伤害——剧痛,就犹如用刀割自己的身体,连被子盖在脚尖都无法忍受。再一次,愤怒、悲伤、郁结一起袭来,让人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似乎永远有那麽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谜团和浓雾。1995年年末,彼时负责侦破的北京市公安14处民警告知朱令家人,已经有了嫌疑对象,“开始短兵相接”,“窗户纸一捅就破了”。民警不可谓不认真尽责,跑到河北石家庄,落实了清华曾经购买铊盐的发票,确定清华有铊,甚至化学系就有学生能接触到。随着侦破的深入,一切的疑点指向一个人——朱令的同寝室室友,唯一能够合理合法进入有铊实验室的本科生,孙维。

  然而,看似唾手可得的公义却在令人窒息的迷雾中渐行渐远。无数轮权力的博弈之后,案子依然无解,并且在后来的二十余年里成为了清华、朱令当年的物化二班同学们、协和医生们等等牵涉其中的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伏地魔”。“这事太‘敏感’”,是无数善良和渴求真相的人们不断听到,无比唏嘘、失望的一句台词。

  在社交网络时代,很多人曾经乐观于“围观改变中国”。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和宏愿,但我想,或许“围观”能为这个不幸的家庭做点什麽。这过去十几年里,我积极地发帖,翻译外媒,向关心朱令的人介绍她家庭的最新情况。2013年,由于复旦再一次发生震惊全国的学生投毒案,人们又一次把目光望向了中毒已经将近20年的朱令。这一次,无数媒体的聚焦和问责汹涌而至。愤怒的人们甚至自发到了美国白宫的“We The People”网站请愿,要求把传闻中已经移民美国的嫌疑人孙维驱逐离开。

  结果可以想见,群情汹涌之后,事情回归本来。行政无法干预司法,美国政府也不可能为中国的公义充当“信访办”或“包青天”。北京公安在沉默多日后发布了一则短暂的公告,宣称当时“犯罪痕迹物证已经灭失”,导致案件最终无法侦破,并专门强调办案“未受到任何干扰”。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之后,朱令一家三口被有关部门安排到了北京远郊的小汤山疗养院,良好的护理和医疗条件是无数善良网民对于真相的不懈追求换来的些许慰藉。

  2017年,年近八旬的朱令父母身体状况已大不如前,但对于女儿的牵挂使得他们一次次从脑溢血、肠梗阻这样凶险的突发疾病挺了过来。“应该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就是这个时候进入他们的脑海的。“或许再不记录,就没有机会了”。我于是在2017年年中接受了二老的委托,开始走访朱令的大学、中学乃至小学的多位同学,以及已经退休二十余年、被网传早已离世的陈震阳等等亲历者。并仔细查阅关于这个延绵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奇案留在互联网上的各种文本,开始记录和写作这本非虚构作品。历经一年半,获得上百小时的采访,十几万字的记录,终于成形。

  为什么要写这本书?为什么要执著于这个结果看似已经很难改变的悲剧?

  我是这样想的:因为帮助朱令就是帮助我们自己。她的不易就是我们的不易,她的不幸就是我们的不幸。为了我们自己在一个弱肉强食狼奔豕突独立司法依然缺位的社会里,“平庸”不会有人嘲笑欺侮,“优秀”不会有人嫉妒加害。能公平地有尊严地,活下去。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