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之诡遇_如何两相激_是为耆艾_穿牛鼻|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不若与人 > 正文内容

《巴比伦柏林 第三季》影评100字_励志文章

来源:为之诡遇网   时间: 2020-10-16

  《巴比伦柏林 第三季》是一部由汤姆·提克威执导,丽芙·丽莎·弗赖斯 / 沃尔克·布鲁赫 / 本诺·菲尔曼主演的一部剧情 / 历史 / 犯罪 / 惊悚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巴比伦柏林 第三季》精选点评:

  ●第一集非常精彩,先给五星,如果男女主最后没有接吻上船再扣。

  ●总之先打个五星

  ●暴风骤雨,根本透不过气。到第八集的时候叙事还是不紧不慢地草蛇灰线,网撒了一大片不见收尾迹象,担心最后剩余的四集能不能撑得起前面的野心。而事实上不仅做到了还真的很精彩。葬礼的仪式感与行刑的仓促拥挤在同一个时间段里,看似虚幻的电影与不容置疑的真实相呼应……作者不惮揭露出那个年代中所有的动人与凶险,并真实地告诉观众,山雨欲来风满楼。虽然这季淡了对党派之争的全景描绘,转而注目在个体对程序、司法的利用上体现权利交替中的风云诡谲,但由于经济线的加入,两者融合之下甚至比单纯政坛勾心斗角的铺叙还显得惊心动魄,并牵涉甚广,与无数个体休戚相关。女主依旧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家人尽心尽力的giver ps.影棚戏我这样的剧场人类不幻视the Phantom of the opera简直不科学,parallel 过多

  ●S3E1, 一如既往的品质。

  ●看到第八集了,没字幕,盲看……真痛苦……

  ●香!依然Gereon真好看!

  ●新思想

  ●CharlotteCharlotte

  ●直接打分了,我实在等不及了,虽然我已经看过原著了,还是超级期待,目测傻宾很可能演的是男演员那个角色。希望我的cp he看完了第一集,开场即结局,傻宾的角色猜对了,目测和原著不一样,也许他会被改为凶手?嫂子这个样子,我的cp有戏,哥哥是开始复仇了吗?

  ●看完生肉第一集,终于懂了,即使听不懂语言,一样可以沉浸在镜头里,每一秒都很珍惜呀,等了快两年:)【大爱】希望尽快出字幕!感恩!

  《巴比伦柏林 第三季》影评(一):严肃峻整的年度催眠大戏

  看不下去,只打瞌睡[哈欠]蹩脚的发音,晦暗的画面,寡淡如水的台词,颜值相貌平平无奇的所有男女演员,让观众肾上腺分泌毫无波动的黄暴镜头,豆瓣评分只有三百多人在评论……天哪,又是一个被小众德语爱好群体吹爆的剧情片。同样是德语片,浪潮,帝国的毁灭,从海底出击……都挺好看,巴比伦柏林,实在爱不起来

  《巴比伦柏林 第三季》影评(二):讨论一下嫂子和哥哥

  首先,嫂子真的很美啊!

  但为什么会去见尼森呢?

  第二季的讨论里有人说是因为尼森家有钱,但如果是这个理由就太牵强了,因为男主家族在科隆也是名门,根本不缺钱不缺权啊,何况尼森长的也不过是耐看的水平,魅力值真的比男主差远了。

  要是编剧就这样硬生生的给女主男主凑一起是没有灵魂的。

  再说哥哥,我的理解是哥哥这么多年来一直暗中关注保护弟弟,所以剧情照这样发展下去,哥哥一定是愿意成全他俩的,但如此反而会让男主为自己的所为感到羞愤吧。

  如果男主和嫂子注定不能在一起,这个理由反而更能让我接受

  《巴比伦柏林 第三季》影评(三):追剧记录 剧透警告

  开个帖子记录一下每一集的乱七八糟想法。

  301,音乐一如既往的迷人,原著里的电影情节改为歌舞,还是可以接受的,由此推测betty丈夫的角色要变,很可能是凶手。

  Rath和ritter,前情回顾里ritter的伤心落寞,电梯里的尴尬,(此处突然觉得男主老了)一个破案,一个考试,这一定是有戏的节奏啊。

  Ritter离家住在外边,真希望她彻底摆脱那个家庭,他们就像无底洞一样消耗他的生命。

  Walter这个角色没了,benda没了,脸盲的我认不出来rath的手下了,是pp俩活宝吗?怎么突然好老。

  监狱里的greta,依然觉得这个傻姑娘自找的,虽然她也是被人利用,以后长点心吧。

  马洛还没出来,夜总会已经出现了,以后应该不远了,第一集出狱那个不是马洛吧,我真的太脸盲了。二刷第一季才刷了几集。

  嫂子和rath应该是出危机了,嫂子怀孕了,而rath因为哥哥的原因,无法继续这段感情了吧。

  Rath的ptsd似乎有好转,原著里的硬汉在剧里怎么看都像小可怜。

  哥哥让我害怕,我觉得他开始报复了。

  《巴比伦柏林 第三季》影评(四):《巴比伦柏林》S3E1:繁荣泡沫下的隐忧

  前言:接下去一段时间我会写《巴比伦柏林》的分集剧评,观看、更新进度是跟着“FIX昆仑德语字幕组”的翻译进度来,因此文章会以“追连载讨论”的调性来写,这样感觉更好,之后每集的剧评都会更新在这个帖里。

  第三季首集开场是一个意味深长的长镜头:格里安在一片喧闹的银行中惊醒,漫天飞纸,满地狼藉,有人失魂落魄、不知所措,有人吞枪自杀、悬梁自尽……

  由于之后正片已明确时间点为“5周前”的1929年9月20日,所以这个长镜头的涵义与第一季的开头相似,也同样提前“预告”了这季故事的结局——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在德国爆发。

  格里安下楼后,看到了阿尔弗雷德黑尔嘉站在一起……

  这也为本季剧情发展留下了另一个悬念:他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从首集来看,(如果索罗金娜、卡达克夫等人不再出场)前两季里“索罗金的黄金”事件将会告一段落,苏联势力和“黑色国防军”暂时退居二线,本季叙事重点会围绕金融泡沫、黑道阴谋、凶案疑云等线索展开。

  格里安魂不守舍地打开了大门,人群汹涌而入——1929年10月,华尔街股灾爆发,并从美国波及到全球,作为一个严重依赖美国贷款维生的国家,债务沉重的德国经济遭受致命重创,银行崩溃,失业率飙升……第三季《巴比伦柏林》的故事,就在此前最后的“繁荣”中开始了。

  已成为刑事助理的夏洛特再次前往监狱看望格蕾塔,但还是没成功,因为格蕾塔拒绝了所有探视,并特别点名“不想见夏洛特·莉特”。

  此时两人的心理都不难理解:出于对案件细节的疑问,以及曾经无视好友心事的内疚,夏洛特迫切想一问究竟;而出于巨大的愧疚和羞愤心理,格蕾塔无脸面见好友。

  换言之,因为自责和混乱的心态,格蕾塔极有可能还未说出“本达爆炸案”的全部真相。

黑龙江有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吗

  “还没作出判决”,说明这起恐袭事件中仍有不少疑点。

  这等于为上季结尾“纳粹党暗杀议员”一事留了个扣子,随时可以延续。

  镜头一转,此时男子监狱里有位重量级人物——韦恩特劳勃·瓦尔特出狱了。

  警方档案组的乌尔里希特意来留了瓦尔特的指纹和毛发。

  从瓦尔特的反应来看,他似乎并不把这种新兴的档案记录手段放在眼里,或许他之后就会因此“翻车”。

  埃德加的手下福尔茨等人来接他,瓦尔特却并未立刻踏上回程,而是先带着“接风女郎”薇拉去未知的地方办了“正事”。

  与此同时,在巴博斯贝尔格制片厂,一个神秘人悄悄进入片场,卸了照明灯的螺丝引发意外,砸死了女演员贝蒂·温特。

  至于这个神秘人是不是瓦尔特,我们没人敢保证……

  但可以肯定的是,瓦尔特一定先去干了别的,再回来找薇拉泻火——这是位沉得住气的人物。

  瓦尔特回到家中,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呼,埃德加等家眷给了他非常正式的迎接。

  这说明,瓦尔特和埃德加两人在黑帮中至少也是平起平坐的地位,说不定在入狱前他才是老大。

  两位大佬面上一团和气,但似乎都有一些自己的小秘密……

  比如瓦尔特就坚持要自己拿包袱,显然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里面有啥,包括他最亲密的人。

  埃德加充分尊重了瓦尔特的声望和地位,第一时间带着他去看了被炸了的艾弗提夜总会。

  之前片场出事时,埃德加就先于警方跑去那里下了“封口令”——如今,他像消防队一样四处救火,夜总会受创,制片厂不断出现意外,埃德加明白,这是有人在针对帮派的生意,暗地里下黑手。

  黑帮的生意受创,自然不能让警方插手,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尤其是在贷款投入几百万资金的情况下……

  少了秘密胶片、没得到黄金的埃德加一直没交上好运,现在总算有个能商量事的人回来帮忙了,他自然会依靠瓦尔特。

  不过,两人的这番交流,依然无法揭露瓦尔特如今真正的立场。

  夏洛特是《巴比伦柏林》中我个人最喜欢的角色,聪慧、自强、积极向上,她现在终于从原生家庭那群烂人里挣脱了出来,和妹妹托尼搬进了新住处。

  加入警局的夏洛特也变得更加自信勇敢,回击了电车上想骚扰自己的男人,发奋啃书备考法证学。

  说来有趣,同样的并线叙事和蒙太奇,《巴比伦柏林》的演绎总是给人一种额外的“齿轮之美”,一时分离一时咬合,每每恰到好处。

  片场事故发生后,佛陀让格里安的小组立即前往调查,格里安的现场处置,是与夏洛特的法证考试同步进行的。

  他们俩通过专业的“格纳特方法”,使用调查死亡案件的五个步骤对现场进行勘察、取证、归案,发现了一切应该发现的线索。

  其中夏洛特的表现可谓优秀,几乎是要满分过关……结果,由于乌尔里希咬文嚼字,硬揪着指纹的理论知识卡住了她,最终把她涮了下去。

  事后,佛陀也对乌尔希里提出过异议,刑侦要求的是“准确性”,而不是“琐碎性”,但木已成舟,没通过测试的夏洛特必须等一年后才能重考。

  其实,乌尔里希和许多人一样,真实目的是不想女人加入一线刑侦部门,夏洛特免不了向格里安抱怨自己所受的不公,格里安宽慰她的话语放到今天来一样适用:“你需要做得更好。”

  尽管接下去一年里夏洛特没有调查许可,但她毕竟还是刑侦助理,格里安也有意锻炼她,便叫上一起去看片场的录像。

  通过剪辑回放,格里安敏锐地发现了伴舞演员蒂莉·布鲁克斯的反常……

  事实上,早在神秘人进入拍摄现场时,蒂莉就看到对方了,这也是她在“意外”发生后,第一时间往上看的原因。

  先前调查完毕时,格里安就留意到了蒂莉的欲言又止,现在,他更有理由派出“哼哈二将”柴温斯基和亨宁去进一步询问了。

  另外,贝蒂是个很有前途希望的女演员(可以让美国好莱坞感到紧张),她的身亡,意味着会让制片公司大受损失。

  同时,贝蒂的丈夫崔斯坦霍特是个深爱着妻子同性恋,这条看似无关的线索应该也会深入。

  或许,贝蒂的死不仅仅是为了给黑帮找不痛快。

  与世界上许多地方一样,如今柏林证券交易所也陷入了集体“高潮”,有人高声喊数,有人举杯庆祝……

  这是个人人都能持股、人人都能发财的好时代,连尼森股份公司都经不住大牛市的诱惑想要入局了。

  在雷利基金的阿伦森热情推荐下,安娜玛丽决定投入4500万美金。

  对于母亲这么大手笔去炒股的决定,如今无权无势的的阿尔弗雷德自然没法反对……不过,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机会。

  在回去的路上,阿尔弗雷德告诉律师韦格纳自己有躁郁症,一会儿癫狂,一会儿郁闷,而现在金融市场膨胀、躁狂的表现也如出一辙——他不相信眼前这片不可思议的繁荣,更不相信犹太财团的花言巧语。

  阿尔弗雷德成了当下难得清醒的人,可他并不打算阻止母亲脱实入虚,或者去警醒别人要谨慎,而是打算趁机大干一票。

  不是人人炒股么?不是大家发财么?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先从拿到大银行客户的名单开始……

  在金融体系、风控意识等还不够完善的大环境下,用点非法手段拿到用户资料确实不难。

  有心算无心,阿尔弗雷德极有可能成为收割韭菜、攫取家产、笑到最后的人。

  在几个月的相处后,格里安似乎已经失去了和黑尔嘉之间的激情,他变得开始不愿面对爱人。

  与此同时,格里安早晚时分不再手抖,药也不随身携带,可见他有一阵子没再用药了。

  这段时间心理变化更大的恐怕是黑尔嘉,从上季诸多细节就能看出她不是省油的灯,有手段、有野心、爱虚荣,只是这些东西还没到让她“质变”的时候。

  一会儿是独自吃力地挂刚买的窗帘,望着楼下花枝招展的姑娘成双成对,一会儿是独自跑去验孕检查,一会儿又是独自驻足窗边抽闷烟……她就快要变了。

  格里安和黑尔嘉日渐貌合神离,并不全是因为失去了新鲜感——当晚,他没直接回家,而是去了施密特(阿诺)的电台直播现场,再次接受哥哥的调教。

  难怪现在格里安不需要吃药了,原来施密特已把对他的催眠日常化了,甚至于“我爱大嫂”这份念想,都是哥哥授意的……

  真不知道施密特对格里安的“精神控制”是从何时开始的,又达到了怎样的程度,总之现在念叨着“我并不害怕,因为我不会失去任何东西”的格里安,已经完全失去自我了。

  曾在第一季中出现过的大量伤残退伍老兵,都有着与北京治癫痫病专业的是哪家医院格里安相似的状况,他们或被巧言蛊惑,或是真心相信,结合施密特对PTSD病患研究的造诣,他在柏林已经握有了一支规模不小的军政力量。

  这恐怕是《巴比伦柏林》三季以来埋得最深的线了,将来会怎样爆发出来呢?

  (未完待续)

  【也欢迎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巴比伦柏林 第三季》影评(五):《巴比伦柏林》S1-S2回顾:严谨写实的“工艺巨兽”

  由Netflix出品的德剧《巴比伦柏林》,是近年来最优质、扎实、耐看的剧集之一。

  此剧的观感和平时的英美剧不太一样,我是连着两季一起补的,因此更加清晰感觉到这两季是一个事无巨细、严丝合缝的整体。

  《巴比伦柏林》讲述了1929年魏玛共和国时期,发生在德国柏林的众生往事。初看第一季时,我觉得该剧并不“炫酷”,就是几条故事线平行发展并发生一些交集,没有过于曲折离奇的情节,虽不太惊险刺激,但胜在平稳真实,正是拜这份“真实感”所赐,第二季逐渐明朗的故事才更显精彩有力,观众的代入感也更强,那份层层递进、拨云见日的体验,绝对一流!

  严谨、写实、没有废戏,《巴比伦柏林》仿佛是一台粗粝而不失优雅的重工业机械,缓缓从迷雾中现出了它“工艺巨兽”的真身……

  如今,趁着该剧第三季回归之际,我们不妨来简单回顾一下前两季的故事。

  1929年4月,苏联境内的新勒热夫,一辆飞驰的火车被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劫持,劫匪并没有抢走什么,反而为火车加了一节油罐车厢。

  随后两名司机被杀,替换他们的阿列克谢两人,开着火车继续朝德国柏林驶去……

  此时,本剧男主格里安·拉特正在突袭一个色情片拍摄现场,他名义上是科隆派来柏林的风纪组警察,实际上背负着其他使命,来找导演柯尼希索要“神秘胶片”的。

  为了抓捕在现场的老兵弗兰茨,格里安还险些中枪……事后,搭档布鲁诺·沃尔特没收了弗兰茨的利格诺斯手枪,并把那枚打偏的子弹送给格里安做纪念品。

  沃尔特可不像他表面上那么单纯友善——为了搞清楚新同事来柏林的真实目的,他特意先行审讯了柯尼希,只是一无所获。

  之后格里安同样没有太大进展,唯一的线索,是一张划去了关键人物头像的SM照片底片。

  那辆存有猫腻的火车,在国防军泽格斯少将的干预下未经检查直接入境,得知这一消息后,身处柏林的卡达克夫向他的同志们传达了这一消息——他们是第四国际的地下组织“红色堡垒”,新加车厢里装满了黄金,按计划,那些黄金是第四国际为支持在伊斯坦布尔的托洛茨基、推翻斯大林的重要资金。

  卡达克夫还没意识到,一同帮他出谋划策的“歌手”索罗金娜,正盘算着卸磨杀驴。

  导演柯尼希被捕的消息传到了施密特博士那里,他知会黑帮大佬埃德加去处理此事,后者派出“约瑟夫牧师”去恐吓,失魂落魄的柯尼希第二天在格里安审讯时夺枪自尽。

  枪声诱发了格里安掩藏的PTSD,他瘫倒在厕所无法吃药,被正巧在旁边的女文员夏洛特·洛特救了回来。

  夏洛特是来警局“打短工”的女职员,正在凶杀科整理档案,聪慧机敏的她主动答应帮格里安保密,通过这次偶遇,两人得以相识。

  从卡达克夫那儿得知目标车厢号是AB-3221后,索罗金娜转身就跑去苏联大使馆通风报信,把失去利用价值的红色堡垒出卖给了大使托辛。

  当晚,红色堡垒的15人被灭口,首领卡达克夫因为上茅房而侥幸躲过一劫……

  火车到达柏林进站停靠后,索罗金娜先偷偷潜入车厢确认了“黄金”的存在,而后才去和司机阿列克谢接洽……可惜她失算了。

  阿列克谢眼见来接头的是个素不相识的女人,还说要把车厢转送去巴黎,不信任之余立刻逃跑,而情急之下掏枪威胁的索罗金娜则被车站警卫扣押了起来。

  当晚,阿列克谢跑来住所找卡达克夫,却发现此时房客换成了陌生人格里安,他不慎把货运记录本留在了床下后仓皇逃跑,又被在外面守株待兔的苏联使馆打手抓走。

  在严刑拷问下,阿列克谢供出了“索罗金的黄金”,托辛随即将他灭口并抛尸河中。

  格里安正开始留意前任房客之际,5月1日到了。柏林爆发了大规模游行,主力军是工人阶级和德国共产党,他们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之时,沃尔特也带着格里安去挨家挨户扫荡,查找违禁枪械。

  他们意外被卷进奥拉宁街的枪击现场,还目睹了两名无辜女性被打死……而这一幕,只是“血腥五月”事件中的一部分。

  托辛已经知道了黄金的存在,那辆火车则是尼森股份公司名下财产——就在尼森公司当家人阿尔弗雷德和托辛在火车站起争执时,被放出来的索罗金娜偷偷更换了车厢号牌,最后一节车厢的号码变成了TY-2305。

  格里安和沃尔特带着女受害者来了停尸房,碰上凶杀科警长也带着夏洛特来验尸,于是他们一起见到了阿列克谢的尸体。

  一个认识阿列克谢,一个看出阿列克谢死得蹊跷,格里安和夏洛特通过这次偶遇搭上了线——注意到这点的沃尔特,晚上便去了“娱乐会所”(夏洛特的兼职单位)要挟夏洛特,让她替自己打探格里安的情报。

  正好格里安从邻居/记者卡特尔巴赫那里打听到了“卡达克夫常去索罗金娜的公寓”,便和夏洛特分享了地址。

  之前捡回一条命的卡达克夫确实回到了索罗金娜的公寓,但他又被那女人骗了一回,只不过他实在命大,再次逃过一劫……

  格里安正准备继续查照片的线索,警局外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活动,为了争夺舆论主导权并宣誓自己的正义性,警方准备了一套遭受枪击的说辞,让当事人沃尔特和格里安做伪证。

  另一边,握有格里安目标胶片的埃德加,收留了走投无路的卡达克夫,从而得知了黄金的存在。

  就在埃德加打黄金主意的时候,尼森家族的庄园里正在举行一场聚会,这也是秘密组织“黑色国防军”及相关参与者们碰头的集会。

  原来,那辆火车上装着的货物并非名义上的农药,而是能造成大规模杀伤的毒气,偏偏因为黄金的搅和,让其他人注意到了火车。

  走私武器的火车绝对不能受到检查,泽格斯少将告诫了阿尔弗雷德事情败露的危险,并拿他当自己人远眺了秘密的“黑色国防军”演习。

  人算不如天算,不用顾忌身份的埃德加,先一步带人来守备薄弱的车站开厢了……结果他们造成了毒气泄露,部分守卫中毒而死。

  当毒发身亡的尸体被送来停尸间时,与好友鲁迪偷偷来验尸的夏洛特刚刚得知阿列克谢“长期和煤炭打交道”,她又碰巧记下了安哈尔特火车站的地址,于是第二天就伪装记者去调查了。

  “光气”的泄露导致了警方的介入,夏洛特把自己调查的结果告诉了格里安小儿癫痫治疗需要花多少钱?,这一系列“案件巧合”传到了议员本达的耳里。

  随后,本达也把尼森公司走私各类武器的事告诉了格里安,这一切都指向“黑色国防军”,如今的突破口便是阿尔弗雷德。

  此前为了追查照片线索,格里安和沃尔特一起抓获了弗兰茨,两人关系趋好,后者还坚持让格里安参加一个聚会。

  格里安去了之后,只是察觉到聚会上的人都有军方背景,却没想到这就是一场“黑色国防军”的集会。

  本达与柏林警察局长崔基贝尔一番计议后,正式逮捕了阿尔弗雷德,在审问时还搬出他母亲安娜玛丽·尼森来施压。

  警方现在不缺猜想,缺的只是名字和证据。

  另一边,犯了毒瘾的弗兰茨实在撑不住了,供出了埃德加以及藏匿底片的地方,格里安深入虎穴,劫持埃德加带着大量胶片逃了出来,期间还发生了一次枪战。

  格里安并不知道,这个他不敢下死手的黑帮老大,其实早就认识自己了……

  抢来的底片里全是大人物们的黑料(沃尔特直说这些是永远的免死金牌),格里安也终于看到了自己来柏林的任务目标:父亲玩SM的影像记录。

  泄气之余,格里安还是遵从父亲的命令把胶片全烧掉了……他唯一的“反抗”,是决心留在柏林,不再回科隆。

  完成了一件大事,两人去酒吧作乐,沃尔特得意地告诉了格里安“夏洛特是我内应”,此时埃德加的反击已悄然而至——格里安的酒里被下了药……

  神志不清的格里安打死了尾随自己的“约瑟夫牧师”,把尸体埋进了水泥里,第二天早上他又赶走了来向自己汇报的夏洛特。

  然而格里安很快“破功”了。红色堡垒的15具尸体被找到,里面没有卡达克夫,考虑到案件的政治风险,警方让格里安参与组建一个调查小组,他打算招募耶尼克,对方却推荐了夏洛特——格里安参加聚会的晚上放了夏洛特的鸽子,后者便与耶尼克去了红色堡垒的印刷厂,现场找到的货运单还在夏洛特手上……

  于是,格里安不得不去浴室找夏洛特要线索,两人互相发泄了一通怨气,再次携手合作。

  特别调查小组把阿列克谢的谋杀案也归入了“红色堡垒”案件中。

  此时,在水泥里发现的“约瑟夫牧师”引起了调查组的注意,格里安这才想起来是人他杀的,用的是自己配枪……

  所幸格里安级别颇高,使他独自拿回了证物——于是他烧掉了事发当晚的衣服,更换了证物子弹。

  在此期间,还有一件对格里安来说意义重大的事发生:大嫂黑尔嘉带着儿子莫里茨来柏林投奔自己了。

  格里安爱着大嫂、睡过大嫂,时常与大嫂通信,还曾希望大嫂来柏林——如今,在战争中失踪的大哥阿诺终于被判定为阵亡,他们俩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格里安带着母子俩一起住到了沃尔特家,黑尔嘉并不打算完全等着格里安养活,她还打算去退伍军人和战争遗孀组织那里谈抚恤问题。

  而这个组织,正好迎来了新的负责人——阿尔弗雷德顺利出狱了,可当他参加股东大会时,才在现场得知自己被撸的消息。

  或许是为了避嫌/止损,尼森集团真正的掌门人安娜玛丽重掌大权,儿子则被她打发去管理基金会。

  失去权力的阿尔弗雷德,本不想再和坑了自己的索罗金娜相见,但对方突然带来的消息给了他新希望:火车上有黄金,他们还有机会。

  此时,德国(官方)层面还没人知道黄金的事,总理私人秘书温特和警察局长崔基贝尔都还只把火车当成“走私毒气”来处理。

  于是,刚刚从沃尔特那儿得到警局“一纸聘书”的夏洛特,就瞥到了苏联大使托辛与上述两位大人物在会所贵宾席碰面的场面,“职业敏感性”催使她去偷听了三人的谈话。

  如今,德国扣押火车变成了德苏之间的外交问题,托辛希望尽快让火车回到苏联,崔基贝尔不愿意放,双方还互甩了一些筹码,最终在温特的要挟下,崔基贝尔同意放行。

  温特很快就后悔了:因为阿尔弗雷德来向他透露了黄金的事,于是明争变成了暗抢,国防军开始制定扣留黄金的计划。

  这一切,都被警局内会读唇语的资深间谍耶尼克记录了下来。可他的行为也被自己的主要监视对象沃尔特注意到了,后者终于明白平时究竟是谁在暗中监视自己了。

  耶尼克没能第一时间联系到直属上司本达,等他想亲自上门报告时,却被沃尔特灭了口,并拿走了笔记本。

  在此之前,耶尼克发现杀害红色堡垒的枪支来自苏联使馆的外交人员,警方通过地下斗狗场抓住了对方,本达和格里安以此为筹码向托辛施压,让对方交出“黑色国防军”的资料。

  一番衡权后,托辛决定与他们交易,他不仅带来了德军高官的名单,还透露了对方一直在苏联秘密培养空军的事实。

  苏联以此学技术,德国则绕过凡尔赛条约建军队,两全其美。

  除此之外,“黑色国防军”似乎还有针对施特雷泽曼外长的暗杀计划,不过外长本人却不以为意,全权交给了本达处理,他在意的是法国外长白里安即将访德的事,这时候走漏消息,他们就难做了。

  其实,如今举国上下大多不满凡尔赛条约对德国的欺辱,连施特雷泽曼自己都不确定“黑色国防军”是错的,言语之间颇为迟疑……唯有本达认为,维持现状才能不让德国陷入危机。

  本达要求立刻逮捕半个参谋部的军官,罪名是违背宪法、叛国、密谋推翻共和国——但检察官和崔基贝尔认为还不够,为了获取更多证据,本达安排了格里安和格雷夫飞去苏联实地取证。

  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总算在秘密空军基地上空拍到了一组照片。

  刚回到柏林交差,格里安就收到了耶尼克的死讯。凶杀科警长伯姆公布了调查结果,打死耶尼克的子弹和打死“约瑟夫牧师”的一样,都来自同一把利格诺斯手枪,两起案件可以并案调查,沃尔特和格里安第一时间就猜到了对方……

  眼看夏洛特在为耶尼克哭泣,格里安便把对沃尔特的怀疑告诉了她,还带着黑尔嘉连夜搬出了沃尔特家。

  在本达的授意下,格里安还要调查“血圣日”计划的细节、寻找耶尼克的笔记本——结果,他在偷偷潜回沃尔特家时找到了笔记本,心中大定的格里安正好碰上了回家的沃尔特,互相猜忌的两人当面把话说开了。

  出于帮自己料理母亲后事的关系,夏洛特实在不愿相信沃尔特杀了耶尼克(甚至一度找他发誓),但格里安送来的笔记本又是铁证如山,在混乱心态下,夏洛特答应帮忙解读里面的情报。

  夏洛特没想到,之前在火车站有过一面之缘的福克瑟早盯上了她,并替埃德加绑架了自己。

  埃德加是想逼问夏洛特黄金的消息,可夏洛特一开始并不知道,她最终靠着耶尼克的笔记本,用分析出来的情报换取了自由。

  在夏洛特失踪的这段时间里,本达也开始对“黑色国防军”下手了,他称对方为“1918年北京专治癫痫的医院有几家以来欧洲和平最大的威胁”,坚决要掐灭对方,柏林警方迅速逮捕了多名军官开始审问。

  然而这番铁拳出击,换来了温特给局长的几个耳刮子:兴登堡不同意动军官,审讯必须尽快终止。

  于是,一群被捕的军官和沃尔特等人,直接在警局后花园讨论起了圣血日计划:

  在两国外长一起观看演出时暗杀掉施特雷泽曼和白里安,紧接着发动军事政变,军队占领国会大厦、警察局等要害部门,拘押民主派军政要员,新任总理鲁登道夫将军宣布共和国终结,复辟君主制,迎回德国皇帝,重现日耳曼的荣光。

  此时,还有一段小人物的小插曲。在本达家做女仆的格蕾塔,她心爱的男友弗里茨是个激进的德共成员,前不久被“警察”打死了……

  伤心欲绝的格蕾塔,鬼迷心窍地答应了弗里茨好友奥托的“非分要求”。

  “圣血日计划”开始了,沃尔特和谢尔两名警局内部的刺客先后埋伏在了剧院里,准备同时刺杀德法外长,结果被突然闯入的格里安坏了好事。

  格里安制止了谢尔,沃尔特为灭口而错过了刺杀时机,行动失败,计划取消。

  这场险些发生的国家政变,更是坚定了本达要搞死“黑色国防军”的决心。可就在新闻发布会开始之前,德国总统兴登堡亲临现场,带走了即将被公开定罪的泽格斯少将。

  最高行政力量介入了,本达只得无奈取消发布会。此外,兴登堡还下令立刻把火车送回苏联,无须检查。

  夏洛特一出来就去找了格里安,告知了“黄金大劫案”等情报,两人结伴去找本达时,沃尔特已悄悄跟上了他们……

  本达暗示格里安尽快去制止劫案,后者通知了亨宁等人全副武装赶来,另一边的格蕾塔,却没能把自己的犹豫告诉好友夏洛特。

  不久之后,格蕾塔稀里糊涂地把奥托放进了家,此时她已有所反悔,但架不住在对方连哄带骗下装好了炸药。

  出于个人感情,本达一直对自己很好,格蕾塔并不想让他死;可出于复杂的情绪,格蕾塔在纠结中沉默离开了。

  当晚,本达的妻小提前回家,格蕾塔在车站看到了奥托和本该死去的弗里茨,他们都是纳粹党员——格蕾塔这才明白自己被骗了。想跑回去预警的格蕾塔终究晚了一步,本达和他女儿都被炸死了……

  在格里安和夏洛特赶去铁路的路上,两人被沃尔特撞进了河里……格里安在与死神/沃尔特的赛跑中略胜一筹,救回了溺水的夏洛特,两人的关系也更进一步。

  支援赶到后,格里安与柴温斯基、亨宁前去对付火车劫匪。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火车是蝉,国防军小队是螳螂,埃德加的私人军队是黄雀,而格里安则是藏在蝉里面的一根刺。

  进车厢看到黄金的沃尔特还没来得及得意,就被格里安抓了正着,他终于怒了:“你不是什么英雄,你是叛徒,毫无价值,毫无道德,毫无胆量,我们是为了其他的目标,而你呢?你就只会照章办事,和其他懦夫一样。”

  沃尔特说得没错,但格里安不想听了……当他开枪后,两人才发现“黄金”都是由煤块制成的假货。

  本以为自己会笑到最后的埃德加,被调查组提早准备的麻醉气体吓跑了,火车上最终演变成了格里安独斗沃尔特——

  格里安笑到了最后。

  一个无名的极端德共组织宣称对本达的刺杀案负责,此事让德共陷入了极大的被动,愤怒的警方开始大规模逮捕共党人。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温特搬进了本达的办公室,成为了新议员,他一改前任温和、隐忍的手段,决定成立新部门“内部监察部”,并让格里安牵头领导。

  这是一份肥差,也是一份压力,尤其是在格里安即将公开作证,为“血腥五月”事件定性的时候。

  格里安最终选择袒护自己的同僚、向自己所在的“秩序”效忠,他的伪证也将德共进一步陷入了不义境地。

  春风得意的格里安身后两个女人都不简单:黑尔嘉在基金会活动上痛斥了尼森公司一番,引起了阿尔弗雷德的注意,接受对方邀请赴宴私会;夏洛特掩藏了对自己的好感,从格里安手中接过警徽,成为了真正的警察。

  现如今,大家都认为“索罗金的黄金”是假消息,也没人在乎火车的去向了……直到格里安和夏洛特去调查索罗金娜时,才意识到其貌不扬的油罐车厢才是黄金本体。

  此时此刻,火车依然在铁轨上飞驰,索罗金娜则化名“黑色伯爵夫人”来到了巴黎,许久没有现身的卡达克夫找到了她……

  一切线索都预示着,这段故事依然没有结束。

  结语:

  大致回顾完《巴比伦柏林》前两季剧情后,我不禁感叹,这部剧在细节上如机械钉帽一般严整,整体上又十分自然流畅,大到家国要事,小到人物心理,都恰如其分地呈现在了观众面前。

  尽管部分内容可能不完全符合史实,但该剧里面的大人物和小角色、大事件和小生活,都准确无比地切中了时代的脉络。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第一季开场的第一场戏,是格里安被施密特博士催眠、回溯过去的剪影,再回看这一段能发现,里面的画面全是前两季格里安经历的记忆碎片。

  1E6结尾,又暗示了施密特和埃德加收容了大量的退伍老兵和伤残士兵。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埃德加的黑帮有那么大的力量。

  而在接下去的S1E7,又有一场施密特博士公开做的讲座,内容就是对士兵“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的研究分析。

  可以看出,施密特的研究已经无限接近于近现代理论了,而且他同时提出了许多心理干预的实际手段。

  可惜,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施密特的研究更像是一种夸大其词的歪理邪说,被大家普遍认为是替懦夫辩护。

  可聪明人会明白,施密特通过大量临床实验得来的研究成果,蕴含着多么巨大的潜在力量。

  一转眼,就是“约瑟夫牧师”进了药店,按照施密特博士的嘱托,要求多曼医生给格里安换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施密特早已暗中在用药物影响格里安了,尤其在第二季中,我们多次看到了用药对格里安的改变。

  在格里安记忆里,自己在战争时是被迫丢下哥哥阿诺的,但随着施密特用药的深入,他内心深处的记忆和情绪,也在被一遍又一遍洗刷。

  当埃德加从德共手里救下格里安后,再次接受施密特调教的格里安,终于想起了真相——他在战场上遗弃了哥哥阿诺,而施密特博士正是阿诺本人。

  施密特/阿诺在此期间是否“精神控制”了格里安还不好说,可光是凭这个贯穿两季始末的完美闭环,就足以证明《巴比伦柏林》剧作上的出类拔萃了。

  不知道第三季会给我们怎样的新惊喜呢?

  【本文首发于FIX昆仑德语字幕组,也欢迎关注我公号“有爱评论区”。】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