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之诡遇_如何两相激_是为耆艾_穿牛鼻|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不亦善乎 > 正文内容

都是QQ惹的祸

来源:为之诡遇网   时间: 2020-10-20

  一
  回忆起与鸿如在QQ上的初次相识,居然不是单纯地为了他,而是为了另一个人,这给人的感觉好象很荒谬,而其实并不。
  
  二
  几年前,听不少人说起过QQ,QQ号、密码等等,他们绘声绘色的描绘令我明白这只可爱的小企鹅代表着聊天,而更深的细节对我来说如同一个麻将桌边的看客,难以体会其中的趣味。
  ——我对网络完全陌生,即使已熟悉电脑多年,对此依然懵懂。
  但我一直渴望上网,曾经想过去网吧,但我天生不喜欢那里的环境,觉得那是我应该远离的地方,也许与近年来的网络犯罪有关,我对聊天一直没有好感。在我看来,即使陌生人对你没有威胁,你也不应该轻易显露出真诚,毕竟真正了解和帮助自己的人只能是你自己。
  家里人也始终不给我上网,理由是收费太贵。等到住宅小区几乎一半以上都装了宽带,哥哥才终于同意在家中上网。
  装宽带的那天,我无意间问起他:“为什么以前你不让我上网?”
  他的神情很凝重,望着我认真地说:“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说收费太贵都是假的,最主要的是:我怕你和别人聊天!”
  我一听就忍不住笑起来,问他:“为什么呢?”
  “因为你没有社会经验。”他说,脸上一点笑意也没有。
  我忍住笑,接着问:“那你现在就不怕了吗?”
  “现在你已经工作了。”他说,“慢慢你会明白的。”
  我又笑了笑,很想对他说我才不会幼稚得和小学生一样,我只是想查我需要的资料等等诸如此类的话。但最终我没说,心想:时间会为我证明一切,等着看好了……
  但同时我心里感到一阵轻松,好象有一样沉重的负荷被轻轻卸去了……
  
  三
  向军是单位很早就上网的人,听说我家里装了宽带,他马上极力向我推荐QQ。
  他告诉我:先去网站下载QQ软件,然后在打开的对话框内输入QQ号和密码,出现好友列表区后,点击上面的QQ头像,再点击收发信息命令,最后在打开的方框内点击聊天模式,就可以与朋友聊天。
  这过程我说得罗嗦,其实很快。
  三天以后,QQ小企鹅出现在我的电脑桌面,那天是3月11日。
  
  第一次发留言,发给了向军。当晚他不在家,我面对空无一人的好友栏,打电话找他,他在街上用手机口述,教我加他的QQ号,让我先给他发一次信息再说。
  我发了,我记得总共写了大约有600多字,一边打一边还忍不住想笑。
  14号下午,他上线了,我们聊了整整一下午,从2点到5点半,一停未停。即将再见的时候,向军给我作了一个总结,他说我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我曾一度怀疑他的话,但上QQ至今,我尚未发现有第二个人的速度超过我。
  速度的快感让我渴望重复那天下午的谈话,但从那天下午起,一打开QQ,向军的头像都一律是灰色,一连几天都是这样。似乎命中注定向军只是个带我进入QQ的人,以后的路全靠我自己去摸索。
  这时的我只懂得打字,很不习惯主动与人说话,更不知去聊天室如何寻觅。我只知在网上等候向军,其余茫然不知。
  一连在网上等了向军三天,直到最后我不再打电话给他,而是打开了聊天室,在密密麻麻的上线人流中,我开始寻找。
  最后我点击了他——一个呢称为灰色天空的微笑的人。我始终相信他的眼睛一定是咖啡色的,并且可以一直望到里面去。
  ——开始之前我未想到他会是一个商人,只知道他是黑龙江大庆人。
  如果我事先知道他的身份,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一切。
  这一天是3月18日。
  
  四
  我们的谈话谨慎而客气,
  他说:你爱看书,我可以给你找萧红的资料。
  他还说: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
  这些都不像一个商人的话。
  我时刻牢记着自己的身份,同时也记着他的,我知道在我们两人之间,应当避免争辩,更不能在细节问题上计较,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不能深究的就不能深究,何必要深究呢?生活哪里经得起深究呢?这个道理我懂。
  第一次谈话是愉快的,我们约好第二天再上。
  
  第二天,突然发现上不去了,再打开,还是那样,一问同事,对方说是电信局接不上了。
  我一个人坐了一会,抬头看了看时间,距约好的时间已过了5分钟。也许此刻他已经坐在电脑前了。
  我又等了一会,还是上不去。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已经过去10分钟了。
  我将手放在桌上轻轻点击着,心里开始着急,同时听到自己在安慰自己,不过是一个生人,也许等等他就会走了,也许他根本不会等……
  我突然想:要是给他打个电话,也许他就不会着急。可是我又突然发现,我没有他的电话!他只不过是一个与我仅有两小时谈话的陌生人而已!
  我突然感到非常绝望。同时越来越急,好象心中燃起了火焰,一刻也坐不住了。
  我起身穿上外套,对家里人说:我有事出去。接着开门就走。
  身后听见家里人说:下着雨你还出去……
  到楼下,才发现外面真的下雨了,地面已经阴暗而潮湿,发着亮,我没有一分钟犹豫,走到街上去了。
  在街上我走得很快,心跳得更快,被一种激动的情绪波动着。它明确地告诉我:去网吧!立刻去网吧!
  
  五
  我自己从未单身去过网吧。但现在我全然不顾了。
  走进网吧的时候,我的头发已经湿了,几绺沾到脸上,推开门的瞬间,我感觉脸都红了。
  一屋子的人抬头看我,老板也在上下打量我,好象在判断我是不是离家出走的学生,等弄明白来意,才为我开了一台机子。
  从门口到机子的几步,一路都有眼睛在看我。
  我好象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快快地打开QQ,一眼就看见他彩色的像闪动在上面。我的心忽然跳得要冲出来。手发着抖在键盘上飞快地掠过,把信息发过去,惊慌跳动的心“咚”地落了下来,一刹那间,我的心情难以形容,连眼圈都红了。
  “我怎么了?”我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很快他的答复显示在屏上,他告诉我,“我在,”接着问我:“为什么在网吧?”
  我告诉了他原因。
  他对我说不要急。
  他的话像是就响在我耳边,那是原发性癫痫病有什么症状呢一种温柔的声音,我能清晰无比地听到它。
  我的心又开始剧烈地在跳动,好象水面上的薄薄的一层冰,似乎稍有压力就会断裂,我想这就是我此刻的心情。
  我越打越快,只觉得有一种难受的血的压迫,似乎要把我的胸膛胀开来,以后血又反冲回来,像在我的全身里回荡、燃烧。内心的焦灼和外部世界的冷漠,让我感觉已经从真实的世界隔离。
  他似乎感觉出了我的激动,一遍一遍地回复说,“没事,没事,……不要急。”
  接着他加了一句:“你让我很担心。”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等我?”我突然问。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他说,“为了你,我把今晚的饭局都给推了。”
  这是我们开始交换的带着感情色彩的第一句话,相比而言,昨天我们的交谈完全如在社交场合,只是彼此尊敬,而不触及到情感的任何一面。
  越过这些文字,也相隔着时间与距离,我与另一个人对视。我感到紧压在我心里的石头以及积尘,终于被冲开。
  在灯下,我们突然达成默契。
  我像站在一个美丽的深潭的边缘上,有一点心悸,同时,又感到一阵阵的荡漾。我的眼前,忽然照耀着一种光,一切都可以看得特别清晰、确切。
  然后一切都静下来……
  一直上到10点半,我下了线。他告诉我,他叫鸿如。
  
  立在人行道上,没有风,只是寂寂地有些冷,街灯上只看见一片寒灰,但是多么可爱的世界啊。
  街道转了一个弯,我在街沿上踟躇,
  ——太强烈的快乐与太强烈的悲哀一样,都同样地需要远离人群。
  我的脸上完全是平静的,但是任何人一眼都能看出我非常快乐,甚至还能判断出一定发生了什么。
  但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发生!
  
  回到宿舍,我打开台灯,扑倒在床上,闭上眼睛,感觉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
  ——我一贯平静的生活似乎已不能承受现在的快乐。
  我静静地躺着,静静地呼吸,他的话静悄悄地在我眼前浮动。
  我小心地将头靠在枕上,害怕剧烈的动作会惊挠了那个充满在我心里的东西。
  我张开手,上面写着他的电话,除此之外,我还知道了一个没有写在手上的事实:他有一个八岁的女儿,并且已与妻子分居,还有一件最最重要的,是我向他打出了一句话,我对他说:我——爱——你!
  
  
  六
  第二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地上班,路还是那条路,人还是那些人,但我感觉气氛全变了。我已意识到一种东西很快地降临了,一切都是那么迅速,那么来不及招架。我像忽然扑进一幅景物画,感到和周围环境的不和谐。一种控制不住的东西在操纵着我的头脑。鸿如的名字硬生生地挤到了我的世界里来,一切来得太突然。
  一路上我发现自己在轻轻唱一首歌《神秘耶丽娅》……
  一到学校开会时间,向军坐在了我身边,悄声问我:“昨晚你上QQ没有?和谁聊呢?和你说了几次话你都不理我……”
  我这才想起来:昨晚好象有人向我发过数次寻呼信息,但我完全没有去注意。
  我当然不能向他解释什么,只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一刹那间我感觉他非常陌生。
  一整天我精神恍惚。
  我忽然觉得:这似乎不是对爱的感受,而是对意境的感受,说得再深入一点:对刺激的感受。正如没有激情的爱情不是我的爱情,一个细节就能点燃的爱情也不是我的爱情,因为并不是他用美好的行为开掘了我的情感,而是我用美好的想象开掘了对这个人的感情。
  我能清晰地感觉出来:我并不爱他,我只是强烈地需要他!但我没有一点别扭的感觉,一点也没有,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一点做作的意思也没有。
  ——人在自己不喜欢的环境里总是苦闷而渴望倾诉的,这个道理我也懂。
  ——我不否认我是一个爱好冒险的人。
  当晚我没再上QQ。
  
  七
  当我第三次打开QQ,他不在上面,但给我留了言,只有几句话。他说,看到我没再上QQ,他有了一种预感,他说也许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谈话。
  这说明他那晚等过我。
  我沉默着,心情很复杂。手指在键上轻轻地点击着。有一点点喜悦,也有一点点惆怅
  我给他留言:末尾,我称呼他:亲爱的鸿如……
  再次上QQ时,他已经在上面,我们立即聊起来,谁也不提上次的事情,谈话像流水一样自然流淌,一会儿流到东,一会儿流到西,止都止不住。
  健谈是一种品味,词汇丰富,引经据典,能由一片树叶引申出一树道理。我开始发现他非常善于把我模糊不清但感觉强烈的想法变成一句话,而且是那样通达而新潮,让我惊讶和感动。看着屏上的那些文字,我感到一切情景都鲜明地浮现出来了。每知道一些,心里就刻下一个点,点多了,就连出了清晰的线,线长了,就勾出了轮廓分明的图。
  我们的深入基本上就是从清谈到清谈,但却一直可以说到深夜11点半。互相道了再见,仍然意犹未尽。接连几天都是这样。
  他有三个细节,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
  他每次在网上,无论我先到,还是他先到,都是他先和我说话,并且第一句话永远都是:“你好,我在!”
  每次下线之前,他总是让我先下,每次总会说“再见”,绝对不会不辞而别。一切像极了一个绅士。
  他速度不快,但很符合他简洁优雅的语言,自始自终如同他的头像上面沉静的微笑。
  我能感觉出他一定办事果断、有条不紊,事情一旦敲定,交流就会立即结束,不会再有一句废话。
  不知道他是否也在越来越深的谈话中看到我的笑容,那是我第一次的笑容,向一个陌生的男性表示相知和赞同。
  
  八
  像一道闪电劈开黑暗,短短三天,我已对QQ产生了不可谒制的渴望……
  一个个毫无特色的日子都成为了我的节日。
  每天下午回到家,第一件事先开电脑,每次打开它,会有一种类似是而非的气息扑面潜来,那是每次开机音乐优美的气息,每次在这时,还不曾有什么音韵响起,我的心就为之激动。
  打开QQ,本来是灰色阴暗的头像,突然之间——它们的颜色改变了!
  他上线了!
  网络的来往和面对面的接触到底不同,既是深入细致的,又是授受不亲的,一来一往使我们的关系笼罩了雅致和文化的色彩。
  不癫闲病人不能吃什么管怎么说,我们的来往是一字一字打出来的,这就更令人神往。
  
  正因为没有人能真正听听我的倾诉,它才像炸弹一样压在我心中,一不小心便会引爆生活。正如热情是不能假装的,越是陷藏则越是显露。令我感到悲伤的也正是在这里。
  下线时间往往已经很晚,可是我没有一丝困意。在床边坐下,而且坐得很久,仿佛中了魔一样……
  他已经下线,但室内却仍然留有他的空气。
  我感觉非常新鲜,非常甜蜜——只有倒在床上,抱着枕头,让激动慢慢平息。黑暗包围着我,我的心灵陶醉在冥想之中。
  我告诉自己: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吸引人的东西总是让人迷惑,当你不迷惑时,也许就没有吸引力了。也许它不过是一把扬出去的纸屑,若是光线角度合适,这些纸屑也许会被看成是树叶,是蝴蝶……
  ——是什么并不重要,以为是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自己不善圆滑周旋,我可以安身的洞穴,只有自己的书本,我无法像天上的鹤,翘首云外,不屑顾视地下的泥淖,我只能像老鼠一样,只能在洞口窥望外面的大千世界。
  我更像一只小鸟孤零零地飞过大厅,它从一扇门进来,又从另一扇门出去,那个短暂的瞬间太像我们的生命了,它在厅里时,可以躲避风吹日晒,但是那安宁是多么短暂啊!
  
  九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仔细地看了看自己,我感到镜子里的我是个陌生人,那是个奇异的时分。
  我的心境在刚刚醒来的时候是不设防的,镜中的自己也是不设防的。
  我喜欢一面将手浸在水里,一面凝望着自己,仿佛镜中的不是我。
  我凝望着自己——常常不能抗拒地驻留在那时分里。
  我想起了我的从前,我说过的话,还有我对家人斩钉截铁的断言:我决不上QQ,我决不会沉迷于聊天……
  那么我现在是在做什么呢?
  ——目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沿着一种曲折、隐秘的方式逐渐发展起来的。
  我明白我是用一种欣赏、浪漫的眼光去看鸿如,并且在用自己的全身心去实践这种浪漫精神。浪漫就是这样一种有新鲜感,含有一种惊讶在里边的东西。它降临了,就站在吃饭、洗澡、倒垃圾的对面,光彩照人,衬得我的日常生活暗淡破旧,让人羞耻。为什么生活给我如此之少的快乐时光?竟使得终日含辛茹苦的我在这么一点刺激面前失去修炼多年的自尊,我觉得我无法原谅自己。
  但是如果让我在得到他和未得到他的欢乐之间选择的话,我要选那欢乐。
  因为欢乐是更好的得到。
  听说过从醉境中死去的人吗?他的结局是悲惨的,可是这种结束是美丽的。
  
  十
  不知道为什么,和鸿如说话,时时刻刻都像是离别,总觉得不长久,就要分手了。每一分钟都变得非常珍贵。我已想好了,拖一分钟是一分钟,我是那么地想和他在一起!这么温馨的天地!
  我是那么地寂寞……
  我像自由落体一样,向他那片大地跌落而去。同时又对这跌落持有快感,想:跌吧!跌到最底层吧!像在演一个悲剧。
  有一本书说夜莺唱着恋歌的时候,把刺扎进自己的胸膛,其实我们也都是这样的。
  ——不这样我们还能歌唱吗?
  QQ告诉了我生活里没有的事情,可是它不仅比现在的的事更美,还更近于真实。
  现在对于我来说,最幸福的就是周末,不是在家里,而是在QQ上,而且上面还必须得有一个灰色天空的彩像。
  当我坐到电脑前那张椅子上,一切就都不存在了,心理障碍、社会、家庭的结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障碍都不存在了。我就好象置身于潜艇之中,在深海中穿梭,QQ已将我牢牢控制……
  我明白太情绪化对自己没好处,它只会把事情搞得很糟。这点我心知肚明,就算在当时也十分明了。但难以控制。那种感觉十分难受。心十分柔软,柔软得让人无能为力。
  我要不爱也不可能,我想不爱,并不可能。
  ——我无能为力。
  它已成为我的秘密,每天我都呼吸着这秘密。它来自幽深的隧洞的那一头,一个无比明亮的洞口,它的名字就叫大庆。
  
  十一
  不上网的时间,我就去街上走走。
  本来我是去寻找平静的,可去后才发觉其实是想寻找鸿如的身影。我感觉站在街上的刹那间,一街的人都变成了他。
  我看着街上的人,他们都不怕挤,尽管摩肩接踵,但却撞不到一处,就像太阳光里飞舞的轻尘。言语的波浪在喧哗,而人的内心深处却永远是沉默的。那是真正的萍水相逢,擦肩而过。
  强烈的阳光映射在我的身上,令我想起自己那渴求太阳的黯淡的心……
  虽然我一直敢于以自己内心独白的方式贯穿始终,但我的致命伤就是太认真,虽然似乎沉静,然而十分激烈。一认真,便容易趋于激烈,沉静着,又啮碎了自己的心。
  走到超市里去,手指在柔软的、光彩夺目的服装上轻轻掠过。
  ——再高超的灵魂,也逃不出物质的需要!
  啊,鸿如会不会看中这些衣服?他会吗?他是有钱人啊……他知道没有钱的烦恼吗?他知不知道一个一心想做自我的人,只因为一无所有,就不得不放弃自己最心爱的东西……
  只有经济的独立和空间的独立,人才会有良好的自我感觉,才会心境广阔,生活健康。对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干事业的男人来说,如果没有钱就什么也没有,这时候,钱与尊严是对等的。所以男人需要你告诉他:你很能干。正如女人需要你告诉她:你愿意为她做任何牺牲!
  不过我知道他才不会烦这些,他的气定神闲完全可以俯视我。
  我向窗外看去,看到一碧如洗的蓝色天空。
  我喜欢这种晴朗的天气,对敏感的心灵来说,这种天气可以增加快乐。
  
  
  十二
  我有一种看法:当我们抛弃旧有观念中的循规蹈矩,开始可能会惶恐茫然。但很快我们就会适应后来的一切。适应所有的一切。
  我却无法把我所体验的境界为别人说明,也不愿使他们体验我所感的趣味。对一般人的疑惑我一般不予解释——他们总给我一种秀才遇到兵的感觉。
  这种兵还远远不止一个——
  第一个提出警告的是哥哥。
  那天晚上吃饭时间,我仍然在QQ上,听到他在叫我吃饭。
  我不愿从QQ的境界走出来,所以仍然坐着未动。
  他又说了一遍,我口中答应着,其实他说什么我已不去听他,仿佛自己沉濮阳市目前治疗羊羔疯的新技术坠在深远的幻想的井里,身体毫无反应。
  忽然之间他发怒了,大声嚷:“你就这么迷它!”
  他的话令我全身一震,随即就涨红了脸,毫不迟疑地大声回击过去:“我就是迷它,你怎么样!”
  说完我就跳了起来,两人面面对峙,一触即发。
  于是一切都哑然了,只剩下父母茫然地看着我们。
  ……
  第二个是同事
  开会坐在一起的时候,听校长说起学生网恋的事情。
  我听到旁边有人在笑,我的余光可以感觉他们的眼睛在望着我笑。
  他们笑得不是很大,像是有所节制,但意思全到了。
  会后,守萍象是无意地问我:“你那位网友是什么人?”
  “做生意。”我说。
  “什么生意?”这时我发现她嘴角朝下,充满嘲笑。
  “茶叶生意。”我还是镇静的。
  “你就那么相信他?”她笑着,好象认为不需要再掩饰什么,声音放开了:“也许他什么都不是,你还……”
  我突然忍无可忍,憋红了脸,大声质问她:“他就是个乞丐对我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话!”
  她表情有些不悦,不再言语,只对我友好地笑了一下,那绝对是一种包含着“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笑容。
  ……
  第三个是朋友。
  向军来到我的办公室随意坐下,问:“给我说说,你聊了几个朋友了?”
  “没几个,我只和一个人说话。”我说。
  “还是那个生意人?”
  “是的。怎么了?”
  “你可真行啊,我已经很久不聊了。没什么意思,翻来覆去还是那些话……”
  接着他转换了话题,笑道:“他不是做茶叶生意吗?让他给你寄两包茶叶过来怎样?随便让我也尝尝……”
  我忍不住笑了,不知如何回答他。
  “你想试试他的真实身份吗?”向军眨了眨眼睛,说“你可以对他说,你需要钱,向他借三万块钱,看他能不能帮你,如果他真地给你寄来三万块,那就说明,这个人还是可以的……”
  说到这里他向我微微一笑:“然后你可以把钱再给他寄回去……”
  我将椅子向后一仰,就大笑起来,越笑越厉害,足足笑了有一分钟光景,直到笑容在嘴角慢慢凝固。
  我还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他。
  接着他又换了另一种语重心长的口气,开始给我上课。
  1:我告诉你,真正有能力的人是不会上QQ的,为什么上QQ的都不能长久?就是因为他们只是想寻开心,那还能有什么意思?明智的人决不会这样——
  2:所谓的聊天其实就是一种渲泻,你想想,两个人聊天,老不往深里说就是不耐烦,没感觉,说到后来就要说对方了,说自己。序幕就此拉开,现在就是这样,99%都是这样……
  3、一开始说得可能都是精神领域的东西,再深入下去,就不是了,就都是只有在酒后才会发泄一下的东西了。
  4:你怎么能断定他不会同时和别人聊天,再向别人说出同样的向你说过的那些话?你以为他就和冰箱里的食品一样,可以自由保存,不会变质……
  ……
  虽然向军的讲话过于直接,但我不能否认他的真实。我苍白着脸,望着窗外不语。
  窗下是一大片乱草,我看到一只蜻蜒从树梢飞上来,一会儿,一只飞下去了,还有一只独自飞了一会,也慢慢地飞下去,去寻找它的同伴去了。
  这时我的心里感触到一种寂寞的难受。
  我感到心情发生了巨大的、不可逆转的改变。
  我开始觉得:也许我与鸿如的黑暗是同等的,也许他并不比我轻松。也许我们只是在交流黑暗,因为一个人如果始终在若有若无中思索生存的意义,当他求之而不得时,精神就会出现一片真空,孤独就会毫不客气地把他占领。
  聊天的确只要“娱乐”就可以了,但是人还是总希望能从中得到一些深入的东西,这是习惯。因为人虽然应当流动,但选择也是必须的,一旦有了选择,就要执著,就要持久,不断地转换,会使人浮躁,变成一个精神的流浪者。
  我还认定:我并不是一定要从这个正常的人流体制中离心出去,因为至少像我这样的生活对社会和个人没有什么危险,相反,倒是那些没有爱、没有追求,也从不迷惘的正常人正在糟蹋着社会和人的心灵!
  和向军说同样话的人们不会明白,他们的经验永远也不会成为我的经验,又怎么能够理解QQ这个词的真正意义!
  
  十三
  下班时间,我一个人骑车行驶在路上。
  阳光透过树枝间隙,仿佛绿色树叶的装饰物,成排的窗户极规则地显出楼房的层次,不少窗户都挂着各种颜色的窗帘,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想:那一扇扇窗户里,均住着承担各种命运之人。但你很难说他们都个个幸福,也许某家有病人,也许某扇窗户里的人因烦恼而度着惨淡的时光。不过虽然里面包含了不少的内容,但是表面上它们还是那么平静和美丽。
  行到空无一人的广场上,温凉的空气和天上金色的温暖晚霞使我渴望尽早与鸿如相见的感情油然而生,与此同时,眼前这明亮而又空荡的广场却使我感到一种异样的寂寞,而这种寂寞又深深地渗入了我的心田。
  他不在线时,我打开聊天记录来读,我立刻就明白我其实是非常孤寂的。
  ——非常孤寂。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生活,我的心理,因为我看到我的每一句话几乎都在步步进逼:
  “你爱我吗?”
  “你说,你爱我吗?”
  “我爱你,我就是爱你。……”
  “你说你爱我呀……”
  愈是热烈,愈是暴露出内心深处那份凡夫俗子的真正孤独,
  这一点从来未曾改变过,即使在最快乐的时候,它也始终睁着清醒的眼睛。
  
  十四
  与鸿如第一次通电话时。他在遥远的外地。夹杂了普通话的交流无端地带上了远方的气息,更适合于爱情,是另一种天上人间。
  在匆忙迎接中考的一段时间,我最大的快乐就是每天和他在电话中聊半个小时。我常常在傍晚呼他,那时看得到金色的夕阳和翠绿的树,我们的谈话是那么谨慎华丽,像活在神话世界里,没有一切,只有艺术、秩序、美丽。这种虚无缥缈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
  电话亭周围很乱,但是对于我来说,菜场和公园没什么两样,重要的是见面和谈话。
  我不愿意多给他打电话,我害怕他暴露出生活的局促和无奈。我只愿意感觉轻松悠闲的谈话。当我见到公共电话的时候西安市什么癫痫病医院好,我知道他远在千里之外,我们的交往有了千山万水,不同寻常了。
  这些,他肯定都明白,他那么聪明!
  他不在网上的时候,我也把QQ开着,有没有他都同样圆满。因为它总是通向我的,我可以把好友列表区当作他来相顾无言。
  
  十五
  通常在晚上8点之后,我们在网上分手。他回家,我也回家。
  夜晚和白天完全是两个世界,夜里的空气比白天好,天一黑,街上就变得简洁,像个地道的背景。
  ——-只要一到夜晚,我就有了某种安慰。
  在这完全相同的时刻,我慢慢行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我想:他和我一样,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也许此刻,他也在想着我……
  要到家了,我在楼梯拐弯处停住,回头,像遗失了什么东西,我意识到他的身影出现在我回头的这一瞬间里,在我的脸上出现一种百感交集: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个人之所以值得你去爱,在他的身上一定有你感念终生的东西,这就是爱的动情点,抓住了它,也就抓住了爱的真谛。
  我于是也渐渐明白了,这就是我的思念。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突然之间,我会想起爱情?想起思念?
  亲爱的朋友,我可以告诉你,只因为今天下午,他——鸿如——灰色天空,突然打给我一个电话,在许多朋友的面前,清楚明白地向我说出:
  我——爱——你!
  这是他第一次终于将我重复多次的话冲口而出,直截了当,心无旁骛。
  当时是4月12日的黄昏——五点三十分……距我们相识一共25天!
  我还知道:他喝醉了……
  
  
  十六
  他的酒第二天就醒了。
  ——即使酒不醒,他也不是一个糊涂人。
  接连几天他没再出现,这也在我意料之中。
  我决定给他打一个电话。
  我没有看电话,就拨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这个号码曾经被我拨打过无数次,无需察看健位,仅凭借手指的方位感觉,便可准确无误地拨通此号码。
  听筒里传出话务员的录音声,瓮声瓮气,零度情感: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忍不住又拨了他店里的两个电话,里面是一片忙音,仿佛马蹄踏踏,落花纷纷……
  我站了一会,一下子感到突然的堵塞,胀闷的空虚。
  挂上电话,我起身推开超市门,突然返回喧嚣,再次立于真实而喧闹的街头。阳光洒下,恍如隔世。
  
  回到家,我又打开了QQ。
  他不在!
  这时我忽然想起他上次说的话:以后不要那么晚打电话过来……
  我的头脑空空如也,没有了时间的感觉,泪水扑簌簌地落下来……
  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他应该是能够理解我的。
  为什么以如此冰冷的大理石般的面孔拒绝我!
  他不会理解我的,他的冷静和理智,令我越激动就会显得越愚蠢、可笑。
  我到底想要什么呢?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的,也不过是一个吻,只能如此。我心中很明白是怎么回事!
  啊,他越对不起我就越好……
  为什么我还要继续自欺欺人呢!我的期待是荒谬的……
  但,又是谁?对我说“Iloveyou……”
  风撕扯人心地尖叫,把室外刮成了旷野,我的房屋像是孤寂的洞穴……
  
  十七
  烦恼开始缠困着我?好像不赶快解决我就要死了。而每当想到这些,我总是感到很疲倦,只能轻轻叹口气,躺下去,拉过被子。
  睡吧……
  与他说的一样,实现梦想的第一步,就是睡觉。
  ——这也是最好的办法。
  临睡前,我想起他告诉我每天都要做的功课,我没有照他的意思去做。
  ——没有人会照别人的建议去做!
  我总是会一个人陷到一个漩涡里去。开端不管多幸福多轻松,都会逐渐发展为沉重和无奈。这让我体会到:浪漫是一种多么本性的东西,不管你在什么情况下想浪漫,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事实上,我发现他对我并不关心,我指的是那种微妙的、心灵上的……
  也许我永远不懂得应该怎么样被爱,也不懂得应该怎么样去爱别人!正如我永远也分辨不清理想与现实的区别,我的性格是不可救药的。
  
  十八
  “我现在就后悔上QQ,”向军叹息道,“我现在就在想,是不是把家里的宽带取消,我感觉我犯了个错误……”
  “我的错误与你的错误有关,”我冷冷地说。“你不犯刚才讲的那个错误,就不会有我的QQ,当然也就不会有我现在的错误。”
  虽然我对他激烈地说出这些话,可是我已不相信彼此能够沟通,我觉得很空虚。
  
  夜晚的校园,到处泼洒出一些白色的花朵,它们都在以最单纯的姿态打动着我,它们都是灵性的,只要我静下心来,仿佛就能够听它们无言的诉说。
  我和向军逗留在校园里。
  花季很快就要过去,偶尔看见一两株蓓蕾,藏在稀疏背阴草叶下的。为了盛开,偷偷摸摸地成长着。
  向军问我:“那个人,怎么样?……”
  我弯下身子系鞋带,头发散乱地遮了一脸,不让他看出我的表情,然后低低地回了他一声:“还行……”
  
  我能告诉他什么呢?
  
  事实是:
  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亲爱的,
  你知道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
  到那时我们会想起现在所说的一切,仅仅是在做出努力……
  你知道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
  为什么不让我现在就离开你。
  以后还能不能再来看看寂寞的小鱼儿,
  像看望久别的朋友或远方不知姓名的恋人,
  给小鱼儿一点微小的安慰,
  不要让冬日的小鱼儿在孤独中感到忧伤……
  
  十九
  我在想起鸿如的时候,给他发个信,是顽童扔石子敲一下人家玻璃窗的意思。如同一场雨落下来,打碎了院子里的海棠,一只鸟飞起来,惊动了树枝上的知了……
  ——一切从真实的喜欢开始,诚心诚意,就像对待真正的爱情。我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它没什么目的,仅仅为了表达一种生活的气质。
  他会明白的。
  虽然这本不是一个鸳鸯蝴蝶的年代……

上一篇: 致儿

下一篇: 致亲爱的老爸\(^o^)/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