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之诡遇_如何两相激_是为耆艾_穿牛鼻|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博我以文 > 正文内容

苦情花儿开(小说五)

来源:为之诡遇网   时间: 2020-10-20

  第五章
  原来阮氏萍见到的那个领头高大的军人,原来就是她刚才想的梦中情人、中国军人郭大牛。所以让她欣喜激动,情不自禁地朝着正在带领一排人民军战士军训操练的郭大牛大声喊了起来:
  “呀,郭大哥你好威武哈,在带战士们出操训练呀,待会儿我有事找你呢,休息时来我家一趟好吧,我把你的衣服洗好了你也一起拿去吧!”听到阮氏萍喊他的说话声,郭大牛和人民军战士们一起看向了阮氏萍。哈,多俊俏的一位姑娘。人民军战士看到年轻漂亮俊俏的阮氏萍,又用异样的目光朝中国军人郭大牛看了一眼,把郭大牛看得有些儿心里发毛,脸色微微发红。正在此时阮氏萍家窗户边又“哞”的一声响,调皮地小牛娃子从阮氏萍的身后对着窗子也探出了脑袋。由于郭大牛经常协助阮氏萍,教她喂养按摩小牛的健壮办法,所以小牛娃子对郭大牛也有了依赖的情感。一见到郭大牛,就朝着郭大牛兴奋地昂起头来“哞哞哞”地不停地欢叫了起来,好像是在和郭大牛亲切地打招呼。把人民军战士们一起给逗乐了,战士们朝着郭大牛一起哄然地笑了起来说道:
  “郭排长同几真有本事呀,把小牛娃子培养的对他也有感情呀,真稀奇,认他做了干牛爸那!感情怪热乎的哟。”看到小牛娃子的的调皮可爱样子的样子,把郭大牛也给逗乐了,急忙上前去,抚摸着小牛娃子的脑袋,小牛娃子亲热地用舌头不停地舔舐着郭大牛的手,郭大牛想起了自己口袋里还有一粒奶糖没吃,急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奶糖,剥去糖纸把奶糖赛到了小牛娃子的嘴里,小牛娃子美滋滋的用舌头搅着奶糖,又“哞”的一声像是在感谢郭大牛给它的美味零食。看到这个景象“哗”的一下,本来严肃整齐的队伍一下子哄乱了起来,战士们觉得这个小牛娃子怪好玩的,都前来逗摸小牛娃子,见到这些陌生的一大群人前来摸它,吓得小牛娃子一下子躲到了阮氏萍的身后,从阮氏萍的身后探出了好奇而又惊疑的眼光。阮氏萍见到小牛娃子怕生的摸样一把搂住小牛娃子的脖子,轻轻地安慰着小牛娃子说:
  “别怕小乖乖,他们逗你玩呢!”人民军战士见到小牛娃子害怕的模样也更加起劲地逗着小牛,怕生的小牛不堪战士们的挑逗,哞地一声挣脱了阮氏萍的怀抱,吓得奔跳着躲到了一边去了,对这战士们瞪大了眼睛,“哞哞哞”抗议着发起了犟脾气。郭大牛笑着瞧见小牛的样子急忙用挂在颈子上的口哨,对着人民军的士兵们吹响和集合的哨子声。
  “集合了,集合了!”郭大牛朝着人民军战士们大声地喊道。听到哨子声吹响,和郭排长的集合喊声,人民军战士们又快速地集合在一起,排起了整齐的队伍。随即郭大牛对人民军班长黄宏发说:
  “班长同志,你把队伍整顿一下吧!”
  “好!立正,向前看齐,报数。”等报完了数后,人民军班长一个小跑步来到了郭大牛的跟前站定,“啪”的一个立正行了个军礼:
  “报告郭指导,队伍集合整顿完毕,请指示!”郭大牛朝着黄宏发班长回了个军礼,说道:
  “请黄班长同志归队口吐白沫全兴祛癜蘧然,全体向右转,向阮氏萍同志敬礼!”说着自己带头向阮氏萍行了个军礼。战士们也跟着齐刷刷地向阮氏萍行起军礼来!然后郭大牛有对这战士们说:“同志们以后咱们班高射机枪连一班同志,清洗衣服,请阮氏萍同志她们协助帮助解决愿意不愿意。”
  “好!愿意!”人民军战士们听到郭指导,想点子解决他们的洗衣内务清洁问题,高兴地高声回答道,并朝着阮氏萍热烈的鼓起了掌来。阮氏萍被郭大牛突如其来的这一情况先是一愣,见到战士们这么热情,朝着郭大牛斜睨了一眼,也就顺水推舟道:
  “哈呀,多难为情,我们还没干事呢,感谢同志们的热情鼓励,这是我们地方上应该做的事,请同志们放心吧,我们村里已经成立了慰问部队的洗衣班,到时一定来部队服务!”听到阮氏萍的回答声,郭大牛狡黠地朝着阮氏萍吐了一下舌头,微微一笑,双手朝阮氏萍抱拳一拱说道:
  “我代表自己和同志们,谢谢阮氏萍同志,对我工作的支持了!”说着对人民军黄宏发班长用手有力地向前一挥命令道:
  “向左转,部队现在出发,目标椰林湾高射机枪前沿阵地,前进!”然后顿了顿又说道:“同志们咱们唱首我才教你们唱的那首中国歌曲好吗?”
  “好!”人民军战士们齐声用嘹亮声音回答道。
  “好,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预备唱……”越南人民军战士对学唱中国战士唱的歌曲充满了好奇心、蛮有兴趣地威武雄壮的跟着唱了起来,歌声嘹亮铿锵有劲,听到这久违了的嘹亮的中国歌声,惊动了村庄里的男女老少好奇的前来观望……
  “阮氏萍见到人民军战士在郭大牛的带领下,那样的显示出威武雄壮的气势和精神面貌,一阵惊喜,兴奋地对郭大牛竖起了大拇指赞赏道:
  “郭排长大哥真有你的,哈呀,真了不起,没想到你肚子里的花花点子门道真多呢,那些当兵的给你整的服服帖帖真规矩呢!”郭大牛朝着阮氏萍眨巴着眼睛对阮氏萍说道:
  “谢谢你了,阮氏萍同志。我也正想到你家去找你有事商量呢,咱们待一忽儿再见吧!”
  郭大牛说着朝阮氏萍挥了挥手,跟上队伍,跟着战士们一起接着唱了起来:
  “嗨嗨枪杆握得紧,眼睛看的清,革命战争考验了我立场更坚定……”郭大牛率领着人民军战士们跨着矫健的步伐,排着整齐的队伍朝着越南人民军的高射机枪连的阵地跑去……阮氏萍冲着跑开去的郭大牛大声地喊道:
  “郭大哥,中午早点儿到我家来吃饭吧!我在家等着你哦!”
  “那好吧,阮氏萍同志我就不客气了呀!”郭大牛听到阮氏萍邀请他中午来家吃饭,也就答应了,他现在忙得很,正好利用中午吃饭休息的时间和阮氏萍商量事情,所以很爽朗的答应了阮氏萍的邀请。回过头来向阮氏萍姑娘挥了挥手,急忙跟随队伍离去。
  望着远去的部队战士们,阮氏萍回味着刚才郭大牛排长对她说的那句,有事同她商量的话,这么也弄不明白,郭大牛的这句有事与她商量的话的涵义究竟是要商量的什么事情,她思前治疗癫痫的最好医院想后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起来郭大牛与她商量的事来,一联想到刚才自己私下里想的那个心事,竟然让她心发了慌,想到这里,自己的心里就像是在做贼似的“怦怦砰”直跳,脸微微的发红发烫。莫非是自己刚才的心事,被聪明敏感的郭大牛察觉,来与她商量此事……转而一想如果真的自己的心事被大牛大哥察觉也并非是坏事,反正自己的想法让他早些知道,到也省心了,窗户纸迟早会捅破的。如果不是的那也没关系,先给他来点暗示,以后找机会再说明白。或者自己在动动脑子,想想点子。不怕降服不了他呢…….想到这里反而使阮氏萍发下了思想包袱,心里平静了下来。
  等郭大牛率领的人民军战士的队伍过去不见影子后,阮氏萍急忙跑去给小牛娃子喂好奶。然后高高兴兴的哼起了原来小时候跟着中国小伙伴们唱的那首《洪湖水呀浪打浪》歌曲来:
  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呀,
  洪湖岸边是呀么是家乡呀,
  清早儿去撒网,晚上呀回来呀鱼满舱……
  软视频一边儿哼着,一边儿忙碌着,又是杀鸡,又是刺鱼,打点蔬菜瓜果,特意做上几道越南地方特色的菜肴,摆了满满一桌菜肴满心欢喜地等候着郭大牛的到来。可是左等右等不见郭大牛的到来,倒是等来了自己的父亲阮文勇回来了。阮文勇一进门见到自己的家里满屋子饭菜的香味和满桌子的好菜。看着自己的女儿焦急不安地望着窗外人民军驻地的那个方向的道路,托着自己的脸蛋坐在窗户边望着那路,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那路上的动静,连刚才自己从大门里进家门来她也没发现。
  “哈,小萍子,今天饭菜不错呀,该是请哪一位人客吧!”父亲对着出神的宝贝独生女儿关切的问道。听到父亲突如其来的问话,把全神贯注望着通向人民军阵地大路沉思着的阮氏萍姑娘吃了一惊:
  “阿爸,你进来时怎么不哼一声呀,可把我吓了一跳呢!”阮氏萍嗔怪地责怪起父亲来,然后又回答父亲道:
  “我呀,再请一位贵客呢,阿爸,你看看你们这些当兵的说话还算数不算数呀,答应下拉的事,到现在还没见个人影呢,真是急死人了呀!”
  “哦,是吗?”父亲阮文勇用手朝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一指道:
  “闺女呀,你说的话只说了半句,我不明白这个兵指的是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不是指郭排长吧!”听到阿爸的问话让阮氏萍脸一红,然后内心急躁不安的她,对着自己的火急火燎的父亲撒起娇来:
  “啊呀,阿爸你你现在真坏,真会和我磨嘴皮子,自己明明知道了还故意问人干嘛!”又跑到父亲的面前拉着父亲的手嚷嚷道:
  “阿爸你看看时间都快11点半多了人还没来,菜都做好了,不要他忙的吧这是给忘了呢。好阿爸我求求你了,劳驾你给我去人民军高射机枪连阵地,把他叫来我家好嘛啊!”阮氏萍不断摇动着父亲的胳膀,央求着父亲给她去阵地找回郭大牛排长来家里做客。
  “好吧,哎,女大十八变哦,我这当父亲的没福份,让女儿给我做上满满一桌子饭菜来慰劳呀。”父亲阮儿童患上了癫痫病怎么办?文勇故意寻女儿的开心,说道:
  “好吧,遵命了,现在社会颠倒了个儿,儿女强过老一辈哟!”说着朝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阮氏萍使了个眼色,女儿听了父亲的话里有话,便红着脸,便朝着自己父亲的背上故意轻轻地敲打着:
  “阿爸,你真讨厌,什么时候也学坏了,学会了耍嘴皮子,取笑人家了。”听到女儿嗔怪的回答父亲阮文勇笑着拿起绿色笆斗帽,准备服从宝贝女儿的命令,离家去人民军阵地找郭大牛。刚要出门时只听到自己的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急忙忙地脚步声,气喘吁吁跑来一个人到了阮氏萍的家门口停了下来,“啪”的一个立正,对着里面高声喊道:
  “报告阮氏萍同志,高炮钢一连一排见习排长郭大牛同志奉命前来做客!”听到门外响起了郭大牛的话音,阮氏萍急忙赶在父亲之前跑了出来,对着郭大牛假心假意的发起火来:
  “好你一个郭排长,干嘛来的这么早呀,让人家等的心里焦急着呢!军人嘛要有时间观念呀,看看你现在还讲不讲信誉!以后的好好改改!”见到阮氏萍心急火燎,对他不讲面子毫无客气一顿炮轰的态度可真让郭大牛给搞傻了。站在阮氏萍家的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的站在那里,不停地用手抓绕着自己的头发,一个劲的冲着阮氏萍“嘿嘿嘿”的干傻笑着。阮氏萍的阿爸这时跑了出来,一把拉住郭大牛的手笑着说道:
  “大牛同志稀客呀,快到里面去做吧,你小萍子小妹把饭菜早就准备好了,等着你来做客呢。刚才还对我嚷嚷呢,要我去阵地上把你请来家呢!她的脾气就是这样,都是我把她惯坏了,她心不坏就是直性子你可不要生她的气哟!”说着阮文勇一把把郭大牛拉进了屋里,把他按在了桌子边上的椅子上,对着女儿说道:
  “贵客来了该开饭了,郭排长的肚子一定饿坏了吧!先来一碗饭填填肚子吧,再喝点米酒活活血,这几天训练紧张辛苦了我们郭排长同志,小萍子呀,得好好慰劳一下,咱家的恩人郭排长同志呀。”
  “阿爸看你,现在比我还着急呢,咱郭大哥满脸是汗的想让他洗把脸,在吃饭吧!”说着把一盆热水端到了郭大牛的身边,让郭大牛先洗脸。满头是汗的郭大牛接过阮氏萍递过来的撒着香水的毛巾也不客气地洗起脸来,然后擦干净了自己的脸感到身子舒适凉快了些。阮氏萍收拾好脸盆毛巾,急忙给郭大牛打了满满一碗饭来,端到了郭大牛的面前从鱼肉盆里给郭大牛夹着菜。
  “阮乡长大伯那我不客气了,你也坐下来一起吃饭吧!小萍子做得饭菜还真香呢。”郭大牛说道。
  阮文勇抬起手来看了一下手表对郭大牛说:
  “郭排长我还要去县里开会,在乡政府里我吃过饭了。我就不陪你了,你也别客气,这里也是你的家呀,我家和你们中国同志有着扯不断的感情呢,就是一家人嘛。我家的小萍子可是吃着中国妈妈的奶水长大的哟。好了我不说这些了,有萍儿陪着就行啦,我先走了!”说着阮文勇和郭大牛握了一下手,拿上抽屉里的笔记本急忙匆匆地离去。等自己的父亲离去阮氏萍笑着看着饿极了的郭大牛狼吞癫痫病人的常见症状的一些表现虎咽的大口大口的吃饭,自己不停在地在郭大牛的碗里大把大把地夹菜。笑眯眯地眯起秀丽的眼睛问郭大牛说:
  “郭大哥呀,我做的饭菜吃习惯吗?好吃吗?好吃,吃习惯的话你就多吃一点吧。不急慢慢吃吧!”
  郭大牛看到阮氏萍傻愣愣地坐在一旁笑着,只顾一个劲的看着自己吃饭为他夹菜,就停下了碗筷,问阮氏萍说:
  “小萍妹子,看我这幅狼狈吃相,可让你见笑了,饭菜做得可真不懒了,赶明儿好好向你学习学习做饭菜的手艺。你也快吃吧,好菜都让我给吃给完了。快一起来吃吧,说着郭大牛为阮氏萍夹起好吃的菜来了,不停地给阮氏萍夹着菜。阮氏萍看到郭大牛停下来为自己夹菜,就推开郭大牛的手说:
  “哈呀,郭大哥呀,刚才我等你等得急死了,怕你给战士们忙着训练忘了来我家吃饭呢,浪费了我得一番心思,所以心里就焦急了起来,对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态度急躁了些,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呀,阮氏萍同志我才、可没生什么气呢,你看我刚才儿的狼吞虎咽的样子还能有时间生你的气呀,就是想着不会让你看了笑话我狼狈的吃相呢!我能忘了来你家吃饭的事吗,你没忘吧,我起先对你说了嘛,我还真的有事要同你商量呢。有事需要你帮助呢!这么会忘了来你家呢。”
  “好吧好吧,都怪我粗心大意,没弄清楚你说的话,现在郭大哥我们先吃饱饭再谈正经的事,我给你来一杯米酒把,消消疲劳吧。”说着拿起米酒罐子和杯子,要给郭大牛倒米酒。郭大牛一把拦住阮氏萍夺过酒杯,说:
  “阮氏萍同志,下午我还得给战士们进行高射机枪的瞄准射击训练呢,喝酒会误事的,这酒就免了吧。”
  阮氏萍听了刚才郭大牛的话,有些儿不高兴的说:
  “郭大哥我可对你有意见了,你开口一个阮氏萍同志闭口一个阮氏萍同志我可不爱听这样的称呼,让人觉得咱们是外人了,你就不能向我学习呀,叫点儿其他好听一点的称呼,我阿爸不是叫我小萍子嘛,你就这样叫就行了嘛。”等郭大牛和阮氏萍在一起自己吃好饭,洗过脸,阮氏萍就急着问郭大牛说:
  “大牛哥呀,现在你该告诉我你有什么事要同我商量呀?”阮氏萍用迫切期盼的眼光望着郭大牛,想听听郭大牛要同她商量的究竟是什么事。郭大牛刚要对阮氏萍说话,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有人在在门外对着阮氏萍的屋里高声的问话:
  “哟,萍妹家的饭菜真香呀,是不是想请我客呀,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家里哪里来的贵客呀。哈呀,我可真有吃福呀,快开门呀萍妹子,快让大姐尝尝你的手艺哈。”…….
  听到门外的说话声,阮氏萍和郭大牛互相会心地一笑,阮氏萍急忙给郭大牛倒了杯茶水,过去开了门……..来的究竟是谁,郭大牛究竟要和阮氏萍商量什么要事,请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发稿於2011年10月13日星期四,上海西郊龙柏家中。

上一篇: 梦中我是她

下一篇: 夜半响声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