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之诡遇_如何两相激_是为耆艾_穿牛鼻|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禹恶旨酒 > 正文内容

[幽默故事] 一本书的传奇

来源:为之诡遇网   时间: 2021-10-06

  高帅富喜欢淘书,十几年前,他到北京出差,在潘家园二手图书市场上转悠。转悠到一个老头的书摊前,高帅富发现他有不少不错的货,便来了个大“包圆”。打包的过程中,高帅富碰到一本《岳飞传》,他翻了一下封面封底,便把这本书淘汰出去了。老头央求道:“兄弟,把这本书也带上吧,好让我麻利回家。”高帅富说:“你这书是1956年版的,不够年头,品相又不好,没啥收藏价值。”老头说:“这书我不收钱了,你带着行不?”高帅富这才把《岳飞传》放到书堆里。
  
  前些日子,高帅富在一个专业淘书网站上看到一条信息,有个叫老白的网友求购1956年版的《岳飞传》。高帅富急忙和老白联系,老白愿意以五十块的价格买货。高帅富爽快地答应了。
  
  老白就在本市,两人谈定第二天在邮政宾馆后面的广场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高帅富这才意识到,《岳飞传》淘回来后,自己连翻也没翻过它,眼看明天就是别人手里的货了,自己得翻翻啊。就好比一位母亲,女儿要出嫁前,总得好好打量一番吧。
  
  高帅富翻了几页后,看见书眉上有批注。批注是用蓝色的钢笔水写就的,其字迹让高帅富心惊肉跳——好像是一个大领导著名的笔迹!
  
  高帅富心里“咯噔”一下,加快了翻阅的速度,“咯噔”的频率越来越高。书中的批注越来越多,书眉、天头、地脚处,到处是密密麻麻龙飞凤舞的批注。
  
  作为一个资深湖北中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淘书专家,高帅富知道,如果这本书上的批注真的是那位逝去的大领导所为,那就立马身价百倍了,他决定去求“师大”的吴教授鉴定一下。
  
  吴教授是全国有名的书法家和历史学家,也是极具权威的文物鉴定专家,高帅富和他有过交情,相信这个忙,吴教授还是可以帮的。
  
  高帅富找到吴教授,呈上《岳飞传》。吴教授翻阅着,目光蓦地一亮。他慎重地拿过放大镜,瞪着大眼睛一分一寸地看着批注,看着看着,吴教授直愣愣地盯着高帅富问:“这书你从哪里来的?”高帅富说了来源。吴教授说:“太珍贵了!”
  
  高帅富的心快要蹦出来了,盯着吴教授问是那位大领导的真迹吗,吴教授说:“确定无疑!”他指点着书中的批注说,“我之所以敢确定无疑,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批注的笔迹是他的笔迹,虽然模仿他笔迹的人很多,但形似而神不达;二,从批注的内容看,其观点气势磅礴,高瞻远瞩,一气呵成,绝非凡人所为;三,收藏界流传个公案,当年这位大领导看过这个版本的《岳飞传》后,推荐给部下看。不久‘文革’爆发,这位部下家被抄了,这部书也不知踪迹。三方面合起来,我可以断定,这部书绝对是真品!”
  
  高帅富又问:“吴先生,以您的判断,这部书能值多少钱?”吴教授说:“三五十万没问题。”
  
  喜滋滋的高帅富刚回到家里,老白打来电话,说他正好路过高帅富家附近,就在楼下,能不能现在就把交易做了。高帅富说:“老白,真是抱哈尔滨比较大的癫痫医院歉,那书我不卖了。或者说,这个价格我不卖了。”
  
  老白问为什么,高帅富说了缘由,老白嘲笑道:“你就吹吧!我还说我手头上的《小兵张嘎》上面有秦始皇和康熙的批注呢。”高帅富“嘿嘿”回道:“爱信不信,有兴趣你就上来看看。”
  
  不一会儿,老白进屋,翻阅着《岳飞传》,翻着翻着,手就抖起来了,还直喘粗气。以老白浸淫这个圈子几十年的经验,他可以得出结论:此书里的批注绝对是那个大领导所为。如此一来,这部书就不是五十块的价格,而是几十万的价格了。
  
  好半天,老白问:“兄弟,你还想出手吗?”高帅富说:“那就看你出的价钱了。”一番唇枪舌剑的讨价还价后,两人达成共识,以50万成交。
  
  老白手头没有那么多钱,要回去筹钱,两人约定明天上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老白走后,冲动的高帅富拨了几个男男女女的电话,邀请他们去腐败,并表明是自己买单,大伙哪能听这话,没犹豫就答应了。高帅富出门前对老爸老高说:“爸,我今晚或许不回来,你就别等我了,有事打我电话。”
  
  高帅富和朋友们先吃饭,再K歌,接着到洗浴中心搞按摩,一直闹腾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高帅富没有食言,豪爽地买了单,不过区区几千块罢了,和自己平白地挣了50万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打车回到家里,高帅富蒙头大睡,手机还开着,为了等老白那个财神爷送钱啊。果然,武汉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中午十一点许,老白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到了楼下。高帅富从床上跳下来,开了门,放财神爷进门。
  
  老白顾不得坐下,劈头就问:“哥们,没改主意吧。钱我带来了,交货吧。”说着,扬了扬手里的银行卡。
  
  高帅富乐不可支地看着银行卡,连声说:“君子不夺人所爱,哥们这么喜欢这部书,我就割爱了。”接着去保险箱里拿书,却发现书不在了。
  
  高帅富大惊失色,咋咋呼呼起来。这时在里屋的老高说:“你是说《岳飞传》吗?在我这里呢。”
  
  高帅富悬在嗓子眼里的心放回原处,他朝里屋喊道:“爸,书怎么在你手里呢?”老高说:“昨晚你走的时候就放在书桌上,我闲着没事,就拿过来看了。”
  
  高帅富这才想起来自己当时是乐昏了头,没把书放好,幸好没出意外,虚惊一场。于是道:“爸,你快把书拿过来吧。”
  
  老高说:“能不能等会儿,还有两章我就看完了。”高帅富说:“爸,人家等着要呢,十万火急!快拿过来吧。”老高不快地说:“不就是本破书吗?大惊小怪的!”虽然不乐意,还是捧着书出了屋,恋恋不舍地把书放在茶几上,又走到阳台上抽烟去了。
  
  老白喜滋滋地接过书,小心地翻看着,忽然大叫一声:“天啊!这是怎么了!”高帅富吃了一惊,问什么个情况。老白说:“这书怎么弄成这样,到处都是小洞洞。昨天可不是这样的啊。”
  
  高帅富夺癫痫病和年龄有关吗过书来一看,可不是,书上到处是小洞洞,从小洞周边焦糊的样子看,是烟头烧出来的。
  
  “爸!这书是不是你用烟头烧的?”
  
  老高闻声走回来,不紧不慢地说:“是啊,是我烧的。”
  
  “你——你——你——疯了吗?”高帅富压抑不住愤怒,朝老高吼道,“你用烟头烧书干吗?”
  
  老高没想到儿子忽然变得如此粗暴无礼,声音也大起来:“怎么啦?不就一本破书吗?幸亏你回来得早,本来我看完准备丢垃圾桶呢。”看见儿子瑟瑟发抖的样子,料想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便又解释说:“我看秦桧那个奸臣迫害岳飞,憋气!他要是在我面前,我恨不得杀了他!可人家在书上啊,我打不着,为了解恨,我就用烟头烧他的名字,看见他的名字我就烧。”
  
  高帅富简直要疯了,他哭丧着脸问:“你烧书上的字就罢了,那你烧批注干吗?”
  
  “批注?哦,你说的那钢笔字啊,”老高说,“那钢笔字不也写了秦桧的名字吗?反正我看见秦桧这两个字牙根痒,我就烧了他。”
  
  还能怎么的呢?能杀了老爸吗?高帅富一张苦瓜脸对着老白,说:“哥们,事情就这么个事情,情况就这么个情况,买不买,你看着办吧。”
  
  老白一脸心疼的神情,矛盾了好半天说:“算了吧,现在它就是《清明上河图》,弄成这样,也不值钱了,你留给老爷子慢慢烧吧。”说完,走了……

上一篇: 最新搞笑牛逼签名

下一篇: 改变的极致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